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嫡女巧当家 > 第五十七章 父女相见
    姬如欢算着日子,在海上差不多飘了七八天,身上的两处伤口总算是结痂,那满脸堆笑却异常固执的冬雪才松了口,答应了让她离开。

    冬雪问起她要去哪里,姬如欢既想知道陈校尉和小花他们的消息,又想知道衡阳的情况,可两相比较,她还是选择了去衡阳,只不知道,这冬雪如何送她去衡阳。

    让姬如欢没想到的是,他们乘的船,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到了离衡阳最近的港口停了下来。

    如今的港口,早没了曾经的热闹,只剩下来来往往的西夏士兵和停靠在港口的西夏战船。

    姬如欢实在不明白,他们的船停靠在了港口,那些西夏士兵居然都不闻不问,似乎看不到他们一样。

    只到冬雪带着她靠岸,才有人过来盘问,然冬雪只拿出一个姬如欢从未见过的令牌,用着西夏语随便敷衍了几句,那些西夏士兵便对他们抱拳施礼,之后转身离开了。

    姬如欢就这么跟在冬雪身后,畅通无阻的到了衡阳西城门之下,倒是到了衡阳城下,被衡阳守城军细细盘问了一番。

    吴越轩跟李志亲自来了西城门迎姬如欢,上下打量着确定她无事,才松了一口气。

    但看着居然只姬如欢一个人,吴越轩吃惊道,“你一个人来的衡阳?怎么来的?”

    姬如欢指了指已经离开远去的冬雪,开口说道,“她带我来的。”

    李志看着那远去的人影,居然是个女人的身形,皱眉开口问道,“那是什么人,可有细细盘查过?此时正值关键时刻,怎能轻易放她离开?”

    姬如欢应道,“我答应让她走的,放心,她很安全。”

    吴越轩同样看着那人的背影,好奇问道,“你们怎么穿过这铁桶一般的包围圈的?”

    想着冬雪离开时所说的话,姬如欢没有回答吴越轩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怎么只你们来了?我爹呢?”

    李志低下头不再开口,吴越轩眼神闪烁也不答话,姬如欢看着两人的反应,想起前世的事情,面色渐渐变的苍白,急切开口问道,“问你们话呢,我爹人呢?”

    倒是一旁吴桐,很是无语的开口应道,“姬将军无事,就是受了点伤。”

    不等吴桐说完,姬如欢便越过李志跟吴越轩快步往城里走去,走了几步转过头开,开口对着李志斥道,“还不带路?”

    姬如欢一进门,便看到了靠坐在床上明显比之前瘦削了的父亲,眼睛一酸,眼眶里就忍不住滚落下来两行泪水。

    “怎么哭了?快过来给爹爹看看。”床上的姬将军面上露出慈祥的笑意,朝着门口的姬如欢招了招手。

    在姬如欢进门之前,姬将军还板着脸,原本是想着好好将这不听话的女儿教训一顿的,可等看到门口进门就哭的女儿,心就软了。

    姬如欢哭着过去,坐到了父亲的身边,不自觉的便看向了父亲的手臂,开口问道,“爹爹,您的手如何了?”

    姬将军抬起手替姬如欢抹去脸上的眼泪,笑着应道,“爹爹的手不是好好的么?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姬如欢顿住,之后便抓着父亲的两只手,细细检查了一番,面上闪过一丝欣喜,不自觉开口说道,“真的没事。”

    一旁的李志开口提醒道,“小姐,将军伤到的是腿和……”

    李志还没说完,就被姬将军打断,“就腿上受了点小伤,过些日子就好了,无碍,说说你自己,怎么就一个人跑到这衡阳城来了?”

    姬如欢担心的看着父亲缠着绷带的腿,为避免父亲担心,加上答应了冬雪,便瞒下了受伤的事情,开口应道,“我跟大家在奔逃时走散了,便想着扮作难民混进衡阳,无奈衡阳被围成铁桶,根本就进不来,之后便遇见了一熟悉地形的当地女子,给了她些好处,她便在夜里偷偷的带我躲过防守潜了进来。”

    姬将军皱起眉头,一脸的不敢置信,“怎么可能?那女子人呢?”

    姬如欢应道,“我人都站在这儿了,怎么不可能,那女子带我到了衡阳城下就离开了。”

    人都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即便是觉得不可能,也不得不相信,姬将军说道,“简直糊涂,这样的人物,怎么没把人留下。”

    姬如欢敷衍着应道,“她已经带我到了衡阳,她说要走我便让她走了啊,爹爹,您腿上的伤如何?可有伤到骨头?”

    姬将军应道,“无碍,养养就好了,倒是你,都瘦了,这一路上受了不少的苦吧,不好好呆在京里,居然跑这里来,你真是……,”

    打算训斥姬如欢几句,说了一半,看着面前还红着眼睛泫然欲泣的女儿,又有些不忍心,叹息一声道,“哎,算了,你一路上也累了,先去休息休息吧。”

    好不容易见着父亲,姬如欢并不想离开,忙开口应道,“我不累。”

    姬将军却板起了脸,斥道,“听话,先下去休息,休息好了再来看爹爹,越轩,你带如欢去休息。”

    姬如欢只得不情不愿的站起身,跟着吴越轩出了门。

    出了门走出了一段距离,姬如欢才开口对一旁吴越轩道,“你可知我父亲伤的如何?”

    若真是小伤,以姬如欢对她父亲的了解,这个时候怕是在商议军事,绝对不会卧床。

    吴越轩转头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姬如欢,开口说道,“胸口挨了一刀,好在没伤到要害,还有小腿骨头伤了,不能走动,怕是要养上一段时间。”

    姬如欢苍白的小脸眉头紧皱,开口问道,“可知是如何受伤的?”

    吴越轩将情况告知了姬如欢,听得姬如欢喃喃开口说道,“怎么会这样?”

    吴越轩倒是一点不隐瞒,开口继续说道,“那秦伟许是得到了西夏那边的消息,知道了西夏军已然暴露,便抓紧时间在消息传进衡阳之前,打算骗了你父亲出去,让他落进西夏手里,不想突然收到了信号,你父亲走了一半又返回衡阳,秦伟一计不成,眼看着你父亲又回了衡阳,才起了杀心,好在你父亲反应迅速,躲过了要害,却还是掉了下马摔伤了腿。”

    姬如欢沉默,她以为自己改变了前世事情发展的轨迹,西夏大凉的阴谋暴露,父亲就不会有事,不想父亲还是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