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二百一十章 记忆恢复你也不可以离开我
    穆凌绎依着颜乐的请求,慢些,轻些,但这过程也因为这样变得更久了。

    日落,两人奋战到屋里屋外都被夜色笼罩才罢休。

    穆凌绎吻走颜乐额间的汗水,怕她的伤口被被汗水刺痛。

    没了第一次的疲惫,颜乐显得格外的清醒,但她却觉得自己好似一直缓解不了身体里急促的气息。她觉得自己太过纵yu了,才会这般。她小指头指着穆凌绎的贴着自己的胸膛,从他怀里仰着头望他,娇嗔道:“凌绎~你蛊惑我了!我变妖媚了!变得不害臊了!”

    她脑子里回响着自己刚才那羞人的深迎声,脸越来越烫。

    穆凌绎无奈的笑笑,眼里尽是宠溺,他低着在她微蹙的眉心轻吻,柔着声音说:“颜儿会被我蛊惑才对,不然我怎么骗颜儿干修修的事情。”他也是初经人事,他也才知道原来情yu在心爱的人身上,是永远suo取不够的,如若不是怕她会真的会不舒服,会受伤,他还想要,想再要,一直要。

    颜乐低低的笑了,明明是自己骗凌绎才对,好像是自己一直急着把自己给他的。

    “凌绎~我爱你。”她想着,笑得眼睛都弯了。

    穆凌绎声音里是收不住的笑意,回答她:“颜儿,我也爱你。”他把她放好,安抚她道:“颜儿乖,我先起来穿衣服。”

    “好~”颜乐乖巧的回答他,眼里尽是笑意的看着穆凌绎从被下出来,她看着他赤米果的上身,线条格外的硬朗,完美。她眼神不觉的下移,蓦然觉得不对!穆凌绎是光着的!下身也是!

    她慌乱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再看,她竟然看到凌绎那男子象征!好可怕!

    穆凌绎本想去拿被他乱扔在地上的衣服,却瞥见她手粗鲁的捂上自己的脸,他急着去拉开她的手,哄着她道:“颜儿,脸上的伤口不可以碰到。”

    颜乐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穆凌绎,不可控的下移,又惊慌的别开眼。

    “凌凌凌绎.....穿穿穿衣服吧.....”她的脸好烫,她的脑子里在轰鸣!

    穆凌绎微抿的嘴唇渐渐生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所以低哑的说:“颜儿~我们都已经合为一体了,你还怕什么。而且颜儿通常不是最喜欢公平吗?我将你的身子看遍了,你也可以看遍我的。”他看着她越娇羞,就越想调戏她。

    “我不要!好可怕!”颜乐连连摇头,眼神根本不敢乱移。

    穆凌绎无奈又好笑,他的颜儿居然说他可怕,要知道那可是最想要得到她扶畏的地方啊。

    他强忍着笑意说:“颜儿,你这么说我要伤心了,你看仔细可好,和我说说哪里可怕?”

    颜乐被他扣着下巴,要她看的动作惊到,没想到她的凌绎真的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还很享受!她红着脸,直直的撞进他的眼神里,声音带着稚气,带着些许怒气。

    “凌绎,我要生气了!”

    穆凌绎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笑声少见的十分爽朗。

    “好,颜儿不生气哦,我这就穿衣服,不让你看了。”

    颜乐觉得他这话说得好像自己很想看似的,轻哼一声反驳道:“我才不看!”她微撅着嘴,直接将眼睛闭上。察觉到穆凌绎一离开床,她压着声音念叨起四个字。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穆凌绎看着床上突然幼稚起来颜乐,眼里那极深的笑意一直收敛不住,他将她的衣服捡起,挂到屏风之上去,他到烛台前将蜡烛点亮,而后才到衣橱里拿出那套她之前换下的骑射服。他走至床沿,才发现颜乐已经睡着了。

    他轻柔的将她从被窝里扶起,目光在触及她满身文痕时变得甜蜜又无奈,他的颜儿太娇嫩了,他自问自己很温柔,所取得当,但还是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记,这些红痕俨然盖过了她身上那几处伤口了。

    穆凌绎从药箱里取出药,修长的手指轻轻在伤口上面擦上一点药,再帮颜乐依次换上衣服,从亵衣到里衣再到外衣,他都一件一件的为颜乐穿好。他享受这样的过程,尽管是带着失火的危险。

    他要他的颜儿一直享受着他的宠溺。

    他将沉睡的颜乐抱起,带着她到之前为她准备的屋子继续休息。如若之前,他可以让她在这继续睡,但现在——这床单需要换了。

    因为他和他的颜儿合为一体了,这床单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穆凌绎极快回屋,他看着素色的绸缎床单上那朵绽放的血花,低低的笑了。他将床单收起,叠好放进衣橱里,再拿出新的铺上。而后快速的回到颜乐身边去,他想守着她。

    颜乐感觉到被窝里的冰凉,极快的清醒了过来,她疑惑的看着自己身上穿着衣服,睡在了不同的房间里。她木讷的掀开被子,带着疑惑从床上下来。

    只是,她的脚在触及地面之后,竟然软绵绵的跪了下去,而且她的下身,开始传来刺痛的感觉。

    这两种感觉都在提醒她,那些恩.爱.缠.绵.的画面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梦境,她的脸又烧了起来,脑子里全是凌绎俯在自己深上qifu,低哑喘息的画面。那样的凌绎实在是太魅惑了,太勾人了。

    颜乐想着想着,都忘记自己此时是瘫坐在地上的了。

    穆凌绎推开房门进来之时吓了一跳,他快步上前,赶紧将地上的颜乐抱起,放到床上去。

    “颜儿,有没有摔到哪里,我看看。”他声音里尽是担心,手已经去掀开颜乐的裙子,想看看她的双腿可有磕在哪。他刚才在看到她的膝盖上有淤青,可是骨头是没事的,不应该会摔倒的。

    颜乐感觉到裙子被掀开,急急的拍开他的手,然后把裙摆整理好,她好气又好笑,虽然两人已经坦诚相见,但有些动作还是很是引人遐想的,掀开裙子是怎么回事啦。她娇嗔道:“凌绎!注意些,别越来越过火了,会养成习惯的。”

    她说着,小手指了指那边还敞开的屋门。

    这间房算客房,所以不比穆凌绎那主房宽敞,布局有条理。所以屋门一敞开,在外面极容易就看到屋里的全布局。

    穆凌绎全不在意,他会留在院里干活的人,不说信得过,但都是不会乱讲闲话的人,所以如若他们真的看到了,也不会乱说。

    他并不收敛,直接搂上颜乐的细腰,拉她到自己身前去,邪笑着说:“颜儿,你这是在*夫君了吗?”

    颜乐别不开身子,她的双腿发软,她的下身还带着时不时传来的刺痛,她不想再动了。所以干脆任由自己的身体放软,全靠穆凌绎的手臂护着。

    “夫君,你还是弄疼颜儿了,我的脚都是软的,”她微蹙着眉,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她不明白,明明凌绎那么温柔,温柔得她那么享受,但结束过后,身体的反应还是那么大。

    穆凌绎被颜乐那眼里明亮的光看得心动,想起她刚才在自己身下也同样用这样祈求的目光看着自己。他不觉的吞咽,压抑着身体的可求,声音低哑的说:“颜儿乖,初次都会有些疼,过会就好了。”

    颜乐疑惑穆凌绎竟然会如此安抚自己,不解道:“凌绎?你怎么一副很懂的样子?”

    穆凌绎无奈她的话题又偏离了,宠溺的点点她的鼻尖,解释道:“颜儿都落红了,怎么会不疼,倒是颜儿这腿软是我始料不及的。”他还不知她一个练武的女子,怎么只才承受了他两次,就腿软得摔在地上了。

    落红...流血了...难怪会疼,颜乐若有所思的点头,但还是不解:“为什么始料不及?”

    “因为下一次要颜儿,就不止两次了,腿软的事情需要解决。”穆凌绎想着,还是颜乐太柔弱了,他要好好养着她,让她的身子不再那么虚,不然下次要她,他会心疼。

    颜乐的脑子瞬间有起了轰鸣!她给了两次难道还不够吗!?难道更累的不应该是一直在动的凌绎吗?她声音里带着羞涩的颤抖问:“凌绎,你不累吗?我们...明明是你一直在.....动?”

    穆凌绎被颜乐的话惹笑,被她娇羞的模样惹得已经按压不住,直接欺身上前,吻住她的因为怕说错话而一直研磨的唇。

    他吻得很深入,灵活的吸吮她的唇,席卷她的舌,他在她小手抓着他的胸襟才放开她。“颜儿,我不累,颜儿,我好爱你,我明明终于如愿得到你了,但这样的得到却好似让我更加可望你了,不知足的想要你。”

    “凌绎,颜儿给,你想要颜儿都给。”她从他怀里抬头,仰望着她,全不知她眼里此时的光有多么的迷人,让穆凌绎的yu望有多么浓烈。

    “颜儿不怕吗?”他很感动很感动他的颜儿真的是时时刻刻在纵容着自己,他知道她会说不怕,但他想听她亲口说,而后她肯定会说出更动人的情话来。

    “不怕,对凌绎,颜儿怎么会怕呢,颜儿喜欢凌绎,不管凌绎变成什么样,颜儿都喜欢。凌绎,你快要求我爱你,生生世世爱你。”她之前就喜欢安抚他,纵容他,特别是经过他要她别那么爱他之后,她更喜欢之前球爱的凌绎了。

    “颜儿,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也要很爱很爱我,知不知道,你不能离开我,不能爱上别人,就算记忆回来了,就算你和梁启珩之前真的因为年幼关系好定下了约定,你也不可以抛下我,回去和他在一起。”

    穆凌绎一直以来都有些害怕因为颜乐暖心的性子,在小时候特别关切着梁启珩,和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一些约定,等记忆回来会不知不觉的心里对他有了别样的情感,所以对梁启珩格外的不放心。特别这次,他昏迷,他的颜儿和梁启珩竟然友好相处了起来,他陪着她去抗暝司领人,他陪着她去春意阁调查,而她,在遇见不懂的问题时,会询问他的意见。

    她叫着梁启珩表哥,问着她不懂的东西时那疑惑的小脸,自己看到了。自己当时很怕很怕,怕他们之前真的就是这样相处的,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他的颜儿可以和他好好的相处,是不是真的如梁启珩所说,颜儿会要自己,说到底是在自己身上找着梁启珩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