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亲告别后,密林的王子殿下终于踏上旅途。

    年轻的马尔福先生和斯内普先生是他的同伴,因为他们的家长表示自己忙于工作,“没功夫应付”他们——

    “况且,考虑到你平时惹出事故的频率,我想我根本没法‘安静休养’。”

    希尔原本不想这么快又离开他的老爸,尤其在他损耗过度的时候。

    但是既然他们注定不会停留太久,他更希望利用这点有限的时间,为西弗勒斯和他如今的世界做一点其他小事。

    他们按照精灵熟知的历史设计了旅行的路线。除了加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他们还有别的目的——

    寻访那枚失落的至尊魔戒的下落。

    也许直到返程也找不到戒指本身,但在相关情报方面,他们一定会有所收获。

    这个“秘密任务”让莱戈拉斯干劲十足。

    经历了密林一役,他更加相信对待阴影中的敌人要主动出击,而不是退守宫城。

    而且他有预感,虽然他父王平时总说外面的纷乱与精灵不相干,但如果黑暗真的卷土重来,瑟兰迪尔陛下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迟早是他们的战争,而绿叶殿下再也不想ada伤成那样。

    何况,如果他真的找到那枚戒指,也许就能和父王一样,在瑰丽的史诗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就算最终一无所获,回去之后他也能把这一段经历慢慢说给塔瑞尔听。

    莱戈拉斯和希尔虽然友谊磕磕绊绊,两个人却有许多奇怪的共同点,比如说这种莫名其妙豁达和乐观。

    老实说,对于朋友和恋人各自的心思,德拉科一清二楚,并且都不看好。

    起初他不太理解,为什么密林的风波已经平息,他们却还是要离开。

    不过那并不妨碍他参与到这个计划中。

    好不容易重逢,他怎么可能容忍某条蛇再度走出视野。

    况且,出于某种隐秘的担忧,他暂时对结婚没有之前那么热切——

    精灵们感念巫师邻居们的贡献,强势接手了另一座巫师小院的修建工作,而且几波精灵轮番出马,试图说服巫师家的情侣先完婚再上路。

    西弗勒斯和瑟兰迪尔也都乐见其成。

    可是小少爷还没想好。

    毕竟结婚之后,他早晚要面对那项令人胆怯的……“流程”。

    他总不能一直在紧要关头,用阿尼玛格斯糊弄他的丈夫——

    他的发际线已经露出一点危险的苗头。

    理智地巫师觉得,旅行中他也许能找到两全之法,或者克服畏惧。

    希尔凡也许察觉到他的顾虑,也许没有。

    他心里始终没什么不寻常的波动,德拉科也就无从推断。

    他们最后几乎是“逃”出精灵的围堵——那些好事又淘气的家伙不愿错过任何一桩热闹的喜事——当然,这离不开两边家长暗中放行,以及王子殿下在前开路。

    精灵王心里对儿子的态度到底如何,没有人能说清楚,但他的臣民却绝对宠爱这位聪明又活泼的小王子。

    然而,莱戈拉斯的面子也只能勉强保证他们走出森林。

    三匹马奔出树影之时,追赶到边界的密林精灵们纷纷掏出弹弓,泄愤似的向那一对小鸳鸯和那个可爱的“叛徒”王子发射“子弹”。

    年轻的旅行者们被一只只轻软的布包命中,布片半途就散开,里面装的花瓣和浆果落了他们一身。

    巫师们哭笑不得,小王子头疼地“嘿”了一声,而他那群淘气的族人却只是笑嘻嘻地嘱咐他早点回家。

    “莱戈拉斯,记得带个姑娘回来!”

    不知道是哪个躲在树上的家伙带头起哄,王子气得取下弓,赌咒说要用箭扎他的屁股。

    他还没找到是哪个坏蛋取笑他,就听见女卫队长清亮的声线:“或者小子。”

    莱戈拉斯收起弓,有点郁闷。

    树上的精灵们哈哈大笑,然后取笑得更起劲。

    “小蛇路上不许欺负我们小殿下!”

    “别让他喝太多酒,或者你的那个什么魔药啦!”

    “德拉科阁下你欠整个密林一场婚礼!”

    ……

    “一路顺风!”

    “群星照耀你们!”

    “一路顺风!”

    头一回自己一个精离家的小王子很感动,一遍又一遍地向可爱的族人们保证自己会很机灵。

    他回头时总忍不住往树影中张望,希望视线从某个角落里揪出鹿和父王的身影,可最终也没能如愿。

    莱戈拉斯有一点泄气,又很快说服自己瑟兰迪尔正在宫殿里养伤,等他旅途归来,一定有能见到健健康康的父王。

    年轻的精灵被巫师的魔法蒙蔽,年轻的巫师们却一眼发现灌木后,父辈没掩藏好的袍角。

    希尔和德拉科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后用漂浮咒送去两枚叶片,提醒某个别扭的巫师他已经暴/露位置,没必要继续躲藏。

    西弗勒斯果然重新探出脑袋。

    他没好气地摘下头发上的叶子,瞪他们一眼,然后不情愿地挥挥手。

    他的男孩们立刻殷勤地向他挥别。

    蓝袍巫师傲慢地别过脸,拖起灌木丛里迷迷糊糊的瑞达加斯特,转身走了。

    “他真可爱。”德拉科心满意足地掉转马头,重新和未婚夫并肩,“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年轻’的教父。”

    “我不介意把daddy分给你一半,”黑发青年上半身侧倾过去,在他耳边讲条件,“但是你要保证更喜欢我。”

    身后森林中的起哄声更响了。

    “我考虑考虑。”少年嘴里这么说,实际上很是大方地转过脸主动亲他的嘴唇。

    哪怕实际上,他只是蜻蜓点水般地碰了碰就推开人,转头冲林子里的那些小人影炫耀。

    树林里的起哄变成嘘声。

    嘘声又慢慢演变成有关其他新鲜事的讨论。

    直到站上林子里最高的树枝,也看不到那三个年轻人的身影,送到边界的精灵们才三三两两地回去。

    他们会长久地思念他们远行的亲人和同伴,在深夜和清晨为他们祈祷祝福。

    不过这份思念并不妨碍其他,牵挂离人的同时,每个人都生活都有条不紊地继续。

    被龙焰伤害过的土地和森林,在褐袍巫师的照料下缓慢地恢复着。遭到破坏的建筑也被能干的精灵修葺一新。

    人们身体上的伤痛在蓝袍的医治下逐渐康复,心灵上的阴影,则在瑟兰迪尔陛下恢复健康的那一刻彻底消退。他们甚至将国王抗击恶龙的功绩编成歌谣传唱。

    重新出现在臣民面前的精灵王高贵,美丽,强大,一如既往。

    只有他的心腹了解那些隐藏在光鲜外表下的,龙焰造成的可怖疤痕。

    那些伤痕无法消除,只能隐藏。

    “但是你应该清楚,我请你为我掩藏它们,并不是因为觉得羞愧或者耻辱。”王座上的陛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不以为然地说道,“没有比这更值得夸耀的勋章,作为友人,你应该为我骄傲——”

    “而不是自责。”

    “既然那样,又何必要我为你遮掩?”阶下的巫师抱着胳膊站着,拖着长调子慢悠悠地讽刺,“又何必向其他人隐瞒你‘勋章’的‘纹样’?”

    精灵王瞪了他一眼,一口闷掉高脚杯里的酒液,抬手又新倒一杯:“因为我刚好具备谦虚的美德。”

    “很好,不过有个地方我还是不得不稍作纠正,”蓝袍巫师扬起眉毛,“我并不自责——”

    “正如我曾经许诺过的那样,我已经尽我所能佐助你。”

    “那么我很该报答你。”精灵王对这个解释很满意,于是将自己珍藏的佳酿扔下去,“新配方,尝尝看。”

    “下次吧,我一会要试验那个最终方案。”巫师摆摆手,不等国王表态就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回头施了个魔法,“为你的健康着想,我还是要建议你适度饮酒。”

    “如果你没能照做,我保证加里安会知道。”

    巫师的魔法给银制酒瓶镀上了一层危险的红光,瓶身弧形的花纹仿佛裂开的一张嘴。

    瑟兰迪尔有理由相信,如果他被认定为“过量”,这只变得可怕的瓶子就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届时,不止是管家先生,也许地宫中的所有人都会被那该死的声音惊扰,知道他们的陛下因贪杯而再次受到惩戒。

    这样的事曾经发生过,国王不得不下令禁止任何人再提起。

    “我相信加里安不会介意。”虽然这么说,精灵王到底放下酒瓶,然后少见地翻了个白眼,“你才是密林里最坏的那个,巫师。”

    “那你就是密林里最刻薄的那个。”西弗勒斯回敬他一个假笑,终于真的走出去。

    男孩们已经离家三个月,做父亲的不约而同开始想念他们。

    离开大殿后,他又先后遇到管家和卫兵。

    密林里最坏的巫师内心还残存着一点可贵的善良,是以他仁慈地没有立刻向加里安告状——

    而是旁敲侧击地指引这位聪明的管家,好让他自己发现,有那么一位任性的陛下,绕过他挂在腰间的钥匙偷偷潜入酒窖。

    加里安是个随和的精灵,大多数时候是个无药可救的老好人,除此之外他还是个忠诚的管家。

    刻薄如瑟兰迪尔,对他的管家也毫无办法。

    那些温和又固执的好人似乎天生是他们这类人的克星。

    与管家分别后,巫师在王宫门口的拱桥上遇到了活泼能干的女卫队长。

    “摩列达,我正要去找你。”精灵少女漂亮的绿眼睛里透出笑意,“你家那些小动物的新房子完工了,我们花了不少心思——为了让挑剔的德拉科也挑不出毛病——去看看吗?”

    摩列达想了想,点头说“好”。

    塔瑞尔很高兴。

    巫师用魔法接过了她抱着的大篮子,于是她弯腰摘了一捧小白菊,准备拿去新屋子里做装饰。

    摘花的女孩很可爱,西弗勒斯想到自家小崽子也总是做这种傻乎乎的事,忽然有点想笑。

    单纯的精灵没有注意巫师的微笑,藏在阴影中默默注视他的人,却嫉妒得快要咬碎牙齿。

    baby觉得精灵身上的辉光今天格外刺眼,尤其是那女孩还有着棕红的头发和翠绿的眼睛。

    他似乎总是遇到这样的女人,总是嫉妒她们。

    【我要是你,就除掉那个女精灵,走到他面前让他看着我,跟从我,永远臣服于我——】被迫围观的黑暗魔君恨铁不成钢,【而不是像个可怜的鼻涕虫一样,鬼鬼祟祟地躲在影子里偷看他。】

    【三个月了,vody,他都不知道身边有你这么个东西。】

    藏在树影中的迈雅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要我去搭讪,带着个你一起?

    你做梦。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别想接近他。

    【伏地魔,你是一个邪恶的魔鬼,不是什么见鬼的守护者,更不该听信你的维拉和我作对!】索伦勃然大怒,意识到失态后,又陡然换了口吻,【我知道你受制于他,我可以帮你恢复自由。】

    【把这件‘衣服’交给我,我可以为你打造一件新的,你不再受任何束缚……】

    【……全然的新生,那个摩列达永远不会知道你原来是什么人。】

    baby有一点心动。

    索伦没有错过这一点可贵的动摇,【怎么样,成交吗?】

    ——成……

    ——成你个头的交,你要是随随便便就能制作另一件衣服,当初能被那小子坑成这样?再耍心思我们就去跳火山。

    【你——你敢!】

    我怎么不敢,我都混成这副德性了,一了百了。

    邪恶的守护者看了一眼巫师的背影,没再向平时那样

    还失恋了,真他妈的惨。

    邪恶的守护者看了一眼巫师的背影,没再向平时那样偷偷摸摸地跟上去。

    他昨天收到了希尔凡的召唤,那个年轻的维拉有所发现,或者遇到了麻烦。

    他该走了。

    再见,西弗勒斯,愿……

    算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