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安在听到这话,眉头一挑,她低着头不说话,乖巧的站在一旁。

    此刻气氛有些尴尬,卿炎和老夫人因着刚刚提起了卿安在的生母,此刻脸上也有些不开心,众人纷纷沉默了起来。

    “爹爹倒是关注三姐,都不理我了呢。”一旁被忽视的卿不悔上前一步,拽住卿炎的袖子开口说道。

    卿不悔这个举动倒是打破了沉默,众人都舒了一口气,这卿不悔重要时刻倒是机灵。

    “傻丫头,爹自然是喜欢你的。”卿炎显然是被卿不悔哄的高兴了起来,他哈哈大笑了两声,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卿不悔的秀发,低声哄了几句。

    卿不悔被卿炎这么哄了两句,脸上也开心了不少,她有些挑衅的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卿安在,嘴角满是得意的笑容。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同你爹撒娇……”慕容施看到卿不悔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对于卿不悔的举动,她自然也是认可的。

    “好了,外人都要入席了,你们自行收拾收拾,也准备吧。”卿老夫人此刻也恢复了神情,她看了卿安在两眼,眉头一挑,冲着众人说道。

    卿安在这才舒了一口气,她跟着卿不离将东西摆好,然后乖乖的将自己手中的礼物送给卿炎。

    好在宴会上没出什么乱子,卿安在随着大家一起送走客人,这才舒了口气。

    “郑姨娘这禁闭还是照常的好,没事就不要出来找事了。”卿老夫人言笑晏晏的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之后,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郑心如听到这话,眉头一挑,她抬头看了看卿老夫人,嘴唇动了一下,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我乏了,都散了吧。”卿老夫人倒是没有给郑心如说话的机会,她眉头一皱,领着慕容施离开了。

    郑心如被驳了面子,脸色也不好看,她跺了跺脚,领着自己的下人离开了。

    卿安在自然乖乖的和众人道别,她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经过过卿炎生辰这件事之后,卿老夫人和卿炎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对她的关心也多了起来,卿安在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地位和处境,开始有所提升和改善。

    不过,虽是外边人欢喜,她依然心如止水,还跟往常一样。

    “小姐,这老爷和老夫人终是看到你的好了,这样定是让郑姨娘再不敢欺负我们!”琉璃为卿安在摆放膳食的时候开口说道。

    卿安在摇了摇头,她眉头一皱,开口说道:“琉璃,如今越发有人盯着咱们这菡萏院,你们做事务必小心谨慎。”

    卿安在自然是知道卿应怜和郑姨娘怕是对自己不满意的很,所以除了每日的晨昏定省之外,几乎不出自己的院子,她安安稳稳的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每日看看书,倒是日子也安生。

    然而,她呆的菡萏院终是不复从前那般清净了。

    卿安在看着厨房的人每日给她送过来的滋补鸡汤和各式各样的精致点心,眉头紧蹙了起来,她实在是不愿意如此招人眼球。

    卿安在倒是对甜食没什么兴趣,吃了两口便赏给了琉璃和喜乐两人。

    琉璃自然是高兴,她一手拿着一块糕饼,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沈月尘看着琉璃的样子,自然心情好了不少。

    转眼就到了卿安在母亲的忌日,卿安在想了想,找了老夫人求情,准备去庙里替自己母亲祈福。

    卿老夫人虽是对卿安在的生母不满意,可是毕竟是她卿府里曾经的姨娘,自然是没有反驳的道理,索性犹豫了一番也就答应了。

    所以卿安在这日一早,外面的天还没亮透,就起了床,吩咐琉璃帮忙收拾,准备去慈云寺的东西。

    此次一去,按照习俗,自然是呆上好几日,所以这东西,自然是得备齐全了。

    卿老夫人看着卿安在一片孝心,自然是没有话说,她想了想,头一天便吩咐了下人提前把马车准备妥当。

    “祖母,”卿安在收拾妥当,自然是要去请安的,她今日一大早总觉得心里不太平,所以心情也有些不好,“我此番前去,怕是要呆上几日,不能在祖母眼前侍候,还望祖母多多注意身体。”

    卿安在倒也是真心说出这番话的,卿老夫人近些日子对她倒是十分照顾。

    卿老夫人看了看卿安在,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来,所以脸上神色虽是欣喜,可是还是没说出话来。

    卿安在也不顾忌这些,她勾着唇角,站在大厅中央,身子挺的笔直。

    卿老夫人看到卿安在这样,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这时间还早,不如和我一起吃个早饭再走?”

    卿安在慌忙点头,她上前一步,坐到了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倒是早就吩咐了厨房给卿安在准备了长寿面,这面条白软细长,吃在嘴里的口感自然是十分好的,老夫人许是怕卿安在吃不饱,所以还给她做了个鸡蛋放在碗里。

    因为要去寺庙给自己的母亲祈福,卿安在自然是不好穿颜色鲜亮的衣裙,所以她犹豫了再三,只穿了一身浅白衣裙,头发用一支银簪别了起来,除了这支簪子,卿安在身上在没有其它的首饰。

    卿老夫人侧头看着卿安在低头吃饭的模样,又见她一身素净的单薄的样子,心里顿时一酸,脑子里也想起卿安在自幼丧母的事情。

    “此次前去,可要注意安全,这些银子给你,你多添些香火钱。”临走时,卿老夫人心下不忍,她特意拉过卿安在的手,温柔交代了两句,还顺手给了卿安在一个荷包。

    卿安在慌忙接下,她皱了下眉头,这荷包倒是沉甸甸地,这手感,少说也得有二十两银子。

    卿老夫人平日里对大家倒是很少有这么大方的时候,此时难得这般大方,卿安在自然是笑着谢过。

    卿老夫人看着卿安在爬上啦马车,想了想又含笑道:“车上的点心是你母亲做的,说是怕你舟车劳顿,你路上吃上一些,也可饱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