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忽然姬存希从门外走来,开口说道。

    卿安在挑了挑眉,这老夫人倒是地位很高,这皇家也派了人过来。

    卿炎看到姬存希,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吩咐人上前一步接过姬存希手里的东西,一边笑着迎了上去。

    姬存希之后就没了别人,卿安在看了看外边的天色,知道如今也该是正式的拜寿开始了。

    果不其然,卿安在刚刚这么想着,卿炎就从内屋走了出来。

    这拜寿自然是应该从儿子开始,卿炎又是当朝宰相,礼数自然也是要做的滴水不漏才好。

    不过让卿安在惊讶的是,老夫人竟然膝下无其它儿子,这在古代倒是少见。

    卿炎带着慕容施行过礼之后,接下来就该郑姨娘了。

    卿安在皱了下眉,抬头看着郑姨娘带着卿应怜上前一步。

    郑心如上前行过礼之后,身边竟然还多了几个人,看起来大概是郑心如的家里人。

    卿安在微微皱了下眉,这倒是不合规矩了,此时是家里人祝寿,这郑心如倒好,叫上自己家人干什么。

    卿炎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周围人纷纷议论起来。

    “祝老夫人日月昌明,松鹤长春。”郑心如开口说道,她站在大堂中间,身旁是卿应怜和她的家人。

    老夫人倒也没在意,她点了点头,笑着吩咐下人从郑心如手里接过礼物。

    卿安在看着郑心如满脸骄傲的从大堂中央走了下来,就明白,这怕是在提醒慕容施等在坐的人。

    看来,在郑心如心目中,前几日王管家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这怕是在提醒众人她背后的背景。

    好在后来没有出乱子,卿炎看着卿不悔和卿不离,卿安在三人行过礼之后,才舒了一口气,虽然郑心如那样的做法让他失了面子,可是他如今也不好发作。

    不过这忙忙碌碌一上午,看着如今马上就晌午了,自然也宴会也要开席了,卿炎掩下自己心中的不满,推开门朝着礼厅走去。

    卿安在慌忙跟着众人走了上去,她袖子里的簪子颠簸了一下,有些微凉的触感让卿安在哆嗦了一下。

    这郑心如此刻没有提簪子的事情,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卿安在虽是这么想,可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小心翼翼的跟着进了礼厅,然后乖乖坐在了卿不悔和卿应怜中间。

    宴会上大家倒是其乐融融,卿安在也低着头吃着自己桌子上的小食。

    “老夫人,妾身有事禀告。”卿安在正准备放下心来的时候,忽然对面的郑心如开口说了话。

    卿安在叹了口气,这一幕还是到来了。

    卿炎看着郑心如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眉头一皱,眼睛朝着郑心如看了过去,目光里满是警告。

    郑心如看到卿炎的目光,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她低下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众人的目光如今已经集中在了郑心如的身上,卿炎叹了口气,心中直说,可千万别毁了这场寿宴。

    可是郑心如却是不遂卿炎的愿,她站起身来,目光从卿安在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回到老夫人的脸上:“老夫人,刚刚我的下人来报,说是我的簪子不见了。”

    郑心如这话说完,卿炎的脸色更是不好看,他开口呵斥道:“一只簪子不见了,何必在这宴会上说,等宴会结束,我去为你再买一支不就好了!”

    “老爷可能有所不知,那簪子是皇后赏给我母亲的,本想今日老夫人大寿,送给老夫人的,可是……”郑心如委屈巴巴的低头说道。

    听到这话,卿炎的手微微僵了一下,这皇后赏赐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和别的东西相提并论的。

    “那……”卿炎此时也没了办法,他看了看座下准备看热闹的人群,“姨娘准备怎么做呢?”

    像是正在等这句话一样,卿炎的话音刚落,郑心如就慌忙接了起来:“我刚刚想起来,今日清晨去三小姐那里的时候,好像是看到了,所以……”

    郑心如这话说道一半就没再说下去,她的目光扫过卿安在,最后落在卿炎的身上。

    卿炎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皱了皱眉头,卿安在是他宰相府的三小姐,今日倘若真的在她那里被搜到簪子,怕是卿安在的名节不保啊。

    卿安在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的弧度,她站起身来,开口问道:“姨娘这话,是说我偷得喽?”

    “并不是的……我不过是清晨去你那看到了而已,或许是我眼花……”郑姨娘低头说着,她眼角的泪啪嗒得落了下来,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卿安在看到这,眼睛里满是冷笑,她抬头看了看在座的各位。

    “所以,姨娘这是要搜身还是?”卿安在装作思考的样子安静了一会之后开口问道。

    “这……”郑心如像是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她面色一白,开口反驳,“这老夫人的寿宴上,我自然是不应该说这些的……”

    “姨娘不是说了吗?”卿安在气势逼人,她还维持着刚刚行礼的姿势。

    “你这毛孩子,在说什么?我妹妹对你如此客气你竟然如此顶撞!”卿安在话音刚落,忽然坐在下边的一个男人开口说道。

    卿安在顿时身子一僵,她缓缓转过身子,说话的男人是一张国字脸,打量起来竟然和郑心如长的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是郑姨娘的哥哥。”琉璃站在卿安在身边小声提醒道。

    琉璃现在内心忐忑不安,她知道今日早晨看到的那个簪子怕是郑心如早就托人放在小姐梳妆台上的。

    卿安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一脸清冷的看着那人,嘴唇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大厅内一阵安静,没有人说话,在座的人脸色各异,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我不过是问问姨娘准备怎么办,实在不知,这和顶撞有什么关系?”卿安在福了福身子,她一双猫一样的眼睛盯着郑心如的哥哥。

    “既然三小姐如此不知悔改,那就搜搜三小姐房里有没有吧!”那男子看了卿安在一眼,然后马上看向众人开口说道,“正好大家都在这,不如一起做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