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返1977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异心
    可惜天不从人愿,别说永远这么幸福下去了,就连安安静静的享受完这八天假期都不行。

    第四天的时候,陈力泉突然从京城给洪衍武打来了长途电话,说花城这边有事了。

    敢情一个利益集团里最常见的问题出现了,手下人起异心了。

    而且居然还是“大宝”和“力本儿”两拨人都出了问题。

    不过,洪衍武安排“三人组”,“掺沙子”的防范机制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当初,他刻意从“旅馆业务员”里抽调来的俩兄弟“亮子”和“德子”,察觉到情况不对,都给京城打了电话。

    那既然洪衍武正巧在花城,正好就由他来亲自过问呗。

    所以陈力泉目的只是告知一下情况,说让洪衍武自己去问具体怎么回事,就挂了电话。

    这可是让人相当郁闷啊。

    说实话,洪衍武倒不是烦天高皇帝远,人心易变。

    毕竟这种事儿他见多了,就连他自己,也曾经为金钱所惑过。

    主要还是因为计划好的出游计划不能继续了,他觉得对不起水清和晓影。

    原本他来这趟花城没跟这边打招呼,就是为了想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可谁想得到啊?人不找事儿,事儿找你,想躲都躲不开。

    不过水清倒是挺善解人意,知道这事儿后一点没有不高兴,反而主动表示。

    “其实,这几天玩儿的也累了,不出去也没什么。宾馆的好些地方还没转过呢。我正好带着孩子拍拍照,好好逛逛。你就安心忙你的吧,这里什么都有,我们不会饿着渴着的。倒是你自己,千万别着急,我看你都有点上火了……”

    要不怎么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好女人呢?

    因为没有后顾之忧啊。

    特别是听了水清关心自己的话,洪衍武一下舒坦多了。

    感到心火都压下去了,连龟苓膏都不用吃了。

    这就叫家有贤妻,益寿延年。

    很快,拨打了一通电话后,俩“举报人”都颠颠儿跑到“白天鹅宾馆”的大堂来汇报了。

    等三人要了壶茶坐下一聊,洪衍武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亮子”检举的是“力本儿”。

    他说从上个月起,他们这边为京城采购的货就越来越不对劲。

    因为要按正常来说,每批货应该至少有七八个品种。

    除了花城新时兴的品种,洪衍武点名的保留项目牛仔裤是大头儿,至少要占四成才对。

    可他却突然发现,“力本儿”最近选的货,大部分居然都是咔叽布的裤子和衬衫。

    反倒其他货色越来越少,就连牛仔裤,也变得只有不多的两成了。

    发现情况不对,他当然得去问“力本儿”了。

    但“力本儿”却说这批咔叽布的裤子和衬衫很便宜,比市面上同等的货色,要低个一块五到两块钱,批量购入划算。

    另一个负责管账的“老根儿”还给他看了账本儿,所以当时,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但他没想到,从这之后,次次都是如此。

    他觉得不对劲,又怕“力本儿”和“老根儿”沆瀣一气,于是只能暗中观察。

    结果还真发现了问题。

    这些货居然不是从“高第街”批来的,而是从花城东郊“新塘镇”,一个新开张的,叫“鸿昌服装”的小制衣工厂里来的。

    但这还不算什么。

    最关键的,是他还打听到,这个厂子是一个叫“阿昌”的本地人和“力本儿”、“老根儿”合开的。

    这明显就是“力本儿”他们在合着玩儿猫腻,为的是里外里,吃两头呢。

    “亮子”说完了,又轮到“德子”来汇报。

    他掌握的情况比较简单,主要是最近“大宝”走的两批货,进货价越来越贵,引起了他的注意。

    特别是牛仔裤,这两批的货,比过去的价儿,每条平均要高出四五块,都是二十一二。

    为此,他专门去问过“大宝”怎么回事,可“大宝”坚持说行市就是这样。

    他不信啊,拉着“大宝”就去了市场。

    结果虽然批货的商家跟“大宝”的说辞一致。

    可他从偷着问了市场里刚从别家批了牛仔裤的几个江苏人。

    却发现他们进得货虽然才二百条,可批发价要比“大宝”大批量订货要低,十九块五。

    怎么说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啊?

    这已经足以让他怀疑“大宝”和批货商家勾结,暗中“黑钱”了。

    听了这些话,洪衍武只是沉思而没有表态。

    确实,单从“亮子”和“德子”描述的情况来看,“力本儿”和“德子”都是有问题的。

    可这两件事里面也有让人感到蹊跷和为难的地方。

    就比如说,即使“亮子”反应的情况属实。

    可从账目上,“力本儿”毕竟做的是甜买卖。

    他的裤子和衬衫成本低,弄到京城也挺好销,这对个体户和他自己全合适,没人吃亏。

    顶多是‘肥私’了,可没有‘损公’啊。

    难道他要因为“力本儿”多给大家伙多赚了钱责怪他不成?

    可放任不理,其他人又怎么看?

    无规矩不成方圆啊,如果他允许“力本儿”这么干,那别人迟早有样学样儿。

    队伍不散了?

    还有“大宝”的事儿,“德子”只是问了这么一拨江苏人,还是从别家进货的。

    任何事总是存在着偶然的,很难说这能正确反应出行市的价钱,总得多问两家才是。

    如果真证实了“大宝”有这方面的问题,那他一个人可胡撸不圆这事儿,跟他一起的“锵五”有没有牵扯?

    所以,还是得亲自去摸摸底,多了解些情况才行。

    处理这两件事儿没那么简单。

    于是这天洪衍武也不打算干别的了,带上“亮子”和“德子”坐上“的士”就走了。

    第一站先奔了“高第街”,步入市场去问价儿。

    要说也奇了,无论他们问哪家儿,人家给他们的牛仔裤批发价钱都是二十一二。

    再问别人拿货什么价,却比他们要低上一两块。

    而且还不光牛仔裤,只要是时兴货和俏货,一打听,他们买也都比跟别人的贵。

    “德子”这脸一下就挂不住了。

    因为这说明“大宝”没说谎,是这些商家有问题。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开始他们几个还以为,商家是认识“亮子”和“德子”,因为他们的脸熟,才报价贵。

    没想到洪衍武自己去问,接茬还这样。

    后来洪衍武似乎有点明白了。

    人再换了一个摊位,操一口津门话一试。

    果然,人家给的价儿就正常了。

    那不用说,不平等的待遇,全因为他是京城人啊。

    既然“大宝”已经被择出来了,接下来洪衍武就跟“亮子”回了他们的驻扎地。

    “力本儿”没在,“老根儿”倒被吓了一跳。

    嘴里一个劲叫着“洪爷”,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瞅那心虚劲儿,就知道他彻底慌神儿了。

    “亮子”则得意洋洋,带着洪衍武径自进了库房。

    结果货物一验,那账本儿一翻,他的举报彻底坐实。

    洪衍武转过头来,冲“老根儿”就问了一句。

    “‘力本儿’呢?不会在你们厂子里呢吧?你这位大老板,怎么没去‘鸿昌’上班啊?”

    好嘛,吓得“老根儿”差点没跪下。

    可出乎他的意料,才刚支支吾吾求饶了几句。

    洪衍武却一摆手。

    “你别解释,也别慌。其实你们能办厂子,这是有出息。干这个可不容易,走,去新塘。带我去你们的厂子看看吧……”

    这一下,“老根儿”愣了,反倒是“亮子”惊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