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界有座城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钥匙到手
    黑暗中的交手已经结束,但是从始至终,与唐震近在咫尺的瘦弱女子,都没有发觉到丝毫异常。

    由此可见这种环境的可怕,普通的绝望者在这一关卡,怕是必死无疑。

    头顶悬吊的那些干尸,就是想要得到钥匙的倒霉蛋,最终落得凄惨的下场。

    不过在面对唐震的时候,这种手段彻底失效,那孩童也终于自食恶果。

    或许是体质特殊,那孩童竟然还没有死,他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同时尝试着去拔出身上的弩箭。

    只是这些弩箭的力道极大,几乎完全没入他的体内,根本无法轻易拔出。

    孩童发出如同野兽的低吼,显然他也是真身存在,而不是什么能量生命,所以承受的伤害十分真实。

    “或许他们这些稀奇古怪的能力,都是源于这件房屋,本身却并没有多强大?”

    对方痛苦的样子不像是在作假,否则以唐震的观察能力,立刻就能看出端倪。

    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唐震绝对不会掉以轻心,免得被对方算计。

    唐震试探着迈步向前,孩童则露出惊恐的样子,用手倒攀着楼梯不断后退。

    看他的样子,似乎惊恐至极,视唐震如同洪水猛兽。

    “把钥匙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唐震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孩童,伸出手来说道。

    孩童拼命点头答应,随后伸手在衣领内掏了一下,摸出一把用绳子拴住的青铜钥匙。

    这钥匙的造型很古怪,就像是一颗狰狞鬼头,含着一具直挺挺的尸体。

    孩童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将钥匙提在面前,准备交给唐震。

    此时他的样子,看起来异常可怜,身体也在不断的瑟瑟发抖。

    唐震的眉头皱了皱,再次上前一步,伸手去拿钥匙。

    就在他手指即将碰到钥匙的刹那,孩童脸上的可怜表情消失不见,而是扭曲到不成样子,眼中溢满了如同实质的怨恨。

    他身体与楼梯接触的地方,如同树根一般,盘根错节的连接到一起。

    与此同时,他的手指变成了一根根的绳索,朝着唐震缠绕而来。

    一张嘴巴扩张到极限,露出了满口尖利的牙齿,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给我去死!”

    脖颈如蟒蛇般无限延长,孩童的脑袋朝着唐震飞速扑来,似乎要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早就知道你在演戏!”

    唐震冷哼一声,身体微微后退一步,避开孩童攻击的同时,顺手抓住了悬在半空中的绳套。

    这绳套冰冷而滑腻,在入手之后,竟然仿佛泥鳅一般,试图从唐震的手里逃走。

    这股力量极大,感觉完全不像是绳索,而是一条毒蛇。

    然而被唐震抓住,又怎么可能摆脱?

    手臂轻轻一抖,绳套套住了那孩童的脑袋,随后唐震猛力扯住绳索的另一端。

    孩童惊叫一声,试图将绳套摘下来,结果一阵巨大的力量传来,他的身体被直接吊在了半空中。

    套在脖子上的绳索不断收缩,孩童的脖子发出脆响,皮肤迅速变成青紫色。

    挣扎了几下之后,孩童的手脚垂落,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他的舌头垂落下来,足有一尺多长,同时面容飞速变化,由孩童变成了一名苍老到不像话的怪物。

    那枚被他拿在手里的钥匙,从手中掉落下来,在落地前被唐震一把抓住。

    就在钥匙入手的那一刻,周围的黑暗如同潮水般退去,露出了陈旧而破损的楼道。

    一股陈腐的味道,冲入了鼻孔当中,这味道很难闻,却也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似乎只有这样,才是真正人待的地方,先前的那种环境,纯粹就是鬼屋魔窟。

    “魔窟?”

    唐震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似乎魔窟这个词汇,他曾经不时接触。

    皱眉思索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头绪,唐震就暂时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有些事情,讲求水到渠成,到了合适的时候,那些记忆就会自然出现。

    他再次打量四周,确认黑暗褪去后,一切都变得正常起来。

    被吊在横梁上的孩童,包括那些风干的尸体,全都已经消失不见。

    “你在这里,太好了!”

    瘦弱女子发出惊喜的叫声,视野的恢复,让她重新找回了一丝安全感。

    看着站在面前的唐震,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咱们还继续找吗?”

    显然到现在为止,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如果没有唐震的话,她今天必死无疑,成为干尸当中的一具。

    不过对方既然跟随自己,唐震就会尽量护其周全,这是他下意识的行为,绝不会亏待自己的同伴。

    这瘦弱女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她先前的那些表现,已经得到了唐震的认可。

    没有实力不怕,唐震可以帮助她强大起来,关键还是要看态度和忠心。

    “钥匙已经到手,还找什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房子已经到手了!”

    唐震拿着钥匙晃了一下,将手中的连弩丢给了瘦弱女子,朝着身后的房门走去。

    瘦弱女子面露震惊,她实在搞不懂,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唐震就已经解决了一切?

    这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喜悦,冲上眉梢眼角的那种。

    看到唐震离开,瘦弱女子连忙将楼梯上散落的弩箭捡起来,又匆匆的追了出去。

    唐震进入客厅时,只见餐桌上的那些家庭成员已经全部消失,原本幽绿色的烛火,也变成了黄白色。

    恐怖的蜡烛消失,换成了青铜的烛台,甚至就连餐桌都变得干干净净。

    先前的一切,仿佛梦一场,但却真实存在过。

    如果唐震输了,或许此刻他已经躺在餐桌上,成为那些诡异存在的食物。

    手脚被斩断的侏儒,这会儿正拿着一截腕足,看样子是准备重新接上。

    当看到唐震进来后,他吓着手一哆嗦,被啃了一半的腕足掉落在地。

    先前他就是在被唐震追杀,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冒险进入了这间屋子。

    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本事,无论如何都能得到一份凭证,然后再从其它的屋子里逃离。

    这样一来就能摆脱唐震的嘴上,而且还能得到价值不菲的凭证算是一举两得。

    虽然要承担风险,可若是不这样做的话,就必死无疑。

    谁料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侏儒的预料。

    这一家人都是变态,先前提出的问题,他一个都没有答上来。

    失败会受到惩罚,他手脚被餐刀切得七零八落,却偏偏死不了。

    如果不是唐震进来,或许他的身体已经摆放在餐盘当中,任由这满屋子的怪物享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