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 第五百五十六章、总裁最爱傻白甜10
    作为权子珊的男朋友,锦初恪尽职守,提前把礼服送到。

    所以打开屋门后,一眼她就看到身着银色露肩长裙身形窈窕的女人背身而立,望向窗外。

    心如对方早应该发现言初那辆豪车停在楼下,锦初仍是悄然无声的走过去,双臂展开揽住女友细细的腰肢,柔情道:“看什么呢?”

    “啊?”对方惊诧慌张的后退一步,差点踩到锦初的皮鞋,身子也不堪重负的歪了下去。

    锦初心底冒出了难以形容的厌烦,如同碰触了一坨翔一般毫不绅士的将这发出陌生声音的女人推了出去。

    而这女人原本娇柔无力的身体瞬间绷直,在撞向窗户之前,站稳了脚步,一侧脸,妩媚的容貌流露出幽怨,瞪向了目光冷淡的男人。

    锦初瞬间明白,这就是传说中杀人不见血的闺蜜。

    把挖朋友墙角的女人称之为闺蜜,简直是侮辱这个词,因为她们接近别人许是原本就起了阴暗的心思,否则也不会动不动的玩一手背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闺蜜两字倒成了替罪羊。

    锦初想,真正能成为闺蜜的人也许陪着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在乎,又怎么会为了区区一个爱情背叛那个从小和她一起甜蜜长大的人呢!

    言初现在是不认识权子珊这个闺蜜的,但在他的记忆里,此女可不了得。以后他父母婚姻危机,她就是最大的元凶。

    天道宠儿的准老公,言初不可能对别的妖艳jian货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唯有避之不及和深深厌恶这两种情绪。

    付喻和权子珊是大学同学,当年在学校两人关系一般,不知道为什么一出校门反倒凑在了一起。

    付喻这人小心思多,比风风火火最爱仗义执言的权子珊要更会把握人心,她面容娇美,一双眼角略向下的眸子总会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让权子珊每每相聚都会产生莫大的保护欲。但是权子珊恐怕从没有真切的了解过自己这位闺蜜是怎样聪明的狠角色,付喻之所以在大学没有贴心好友,不是像她自己所言,被女人嫉妒排斥所致,而是她抢了自己同寝室那个姑娘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玩闹差不多后,还把自己打造成受害者的角色,狠狠的甩了这个男人。

    所以出了校门的付喻再一次偶遇权子珊时发现,这老同学真是有意思,明明很多次是她的错误导致别人受到损失,但最后都有奇怪的人替她扫去了麻烦的小尾巴,可谓一路顺风顺水,在福利大好的公司一干就是好几年。

    是以,付喻缠在权子珊身后摩拳擦掌准备占便宜。

    这几年她凭着聪明劲没少去蹭权子珊的福利,连季山这个玩世不恭的小鲜肉都跟她在背后有过几夜风流韵事,包括这次盗取公司财物,就是因为她看中了一件礼物。

    只要不是牵扯到人命官司,付喻都不在乎,反正权子珊都会替他们摆平不是么!

    一直以来,权子珊小幸事不断,但还真没什么特别能拿得出手的,直到撞见言初,这个优秀俊美的总裁黄金汉。

    付喻怎么可能不动小心思,她可不想一直捡权子珊不要的破烂。

    所以在她发现言初的豪车开过来,她便苦苦哀求权子珊想要试试那件璀璨如挂满钻石的礼服裙,只要她放低态度,权子珊准保上当。

    果不其然,这件礼服在权子珊不舍的眼光下,被她先上了身,而言初最先的反应叫她非常满意。

    哪怕言初现在目露嫌弃,只要日后了解了她的好,她不怕跟权子珊这个瘦巴巴身无二两肉的丑女人作比较,哪怕是没有正经的名头,有段地下情也少不了她的好处。

    她不知道作为给亲闺女百般挑选的准女婿,言初身上不会存在一点点的不忠和污点,导致目标明确的付喻,老老实实的做了好一阵地下情人,却是言初的父亲言守信的小情人。

    这事直到五年后,付喻怀孕才被曝光出来,而那时权子珊怀了第二个孩子,让言初紧张的根本无暇分神去调节父母的恩怨,两个快要携手四十年的老夫妻最终劳燕分飞。

    要说权子珊半分都不知道她这闺蜜成了言初的继母,是绝不可能的,否则不会一口咬准言守信和付喻的感情才是真爱,连劝言母的话都是真爱无罪等等,气的言母差点不顾她怀有言初的孩子将她赶出去。

    好在做了一辈子大学教授的女人多少是有些忍耐力和高素质的,想着自己未来的亲孙子,牙齿咬碎的搬出了老宅,离着权子珊远远的,唯恐自己被气的失态弄死她。

    言守信外遇这事说来也有那么一点冤,他是替儿子背了黑锅,在言初和权子珊的婚礼上喝多了酒,被付喻从背后误认为是言初,偷偷跟着溜进了房间……

    醒酒后言守信吓得肝都颤了,看着满脸泪痕被折腾睡着的年轻女人和洁白床上那一滩血,让这个老实一辈子的儒雅男人悔恨不已。开始他只想偷偷补偿这位儿媳妇的好朋友,后来便迷上了这种刺激的滋味无法断了往来一步步继续的错了下去。

    当然这件事归根结底没有权子珊什么责任,她的作用只是在恰当的时间替自己的闺蜜说了点开解之词,兵不血刃的气走了言母,让付喻从见不得光的情妇变成了登堂入室的正室。

    要不说好闺蜜一辈子,过了几年付喻得宠到令言守信动了把言初从总裁的位置拉下来的心思,唯恐言初在他百年之后对他那小儿子出手报复。而权子珊则被付喻说动,认为言初该退休好好的陪一陪她了。

    言初那时候才四十多岁,正是家庭幸福发展事业的时候,退休?万万不可能!况且他也知道父亲的小心思更不可能让那贱人的孩子夺走属于他的公司。

    言守信拥有公司很多的股份,说话也很有权威,言初是压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倒打一耙,一时手忙脚乱,而那一阵权子珊还闹得厉害,着实令他外忧内患疲惫不堪。

    可能连世界意识都为女主的智商捉急,在言初快要坚持不住时,无意间发现付喻的孩子可能并不是言守信的亲生血脉,稍一调查,便收集到了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