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挽明 > 第744章 芸芸众生相六
    被身后上官家丁逼迫走在队伍前面的何五,在听到连绵不绝的火枪射击声后,便感到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被撞处先是感觉一阵冰冷,接着便是越来越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然后便是喘不过气来的胸闷。

    当他意识到自己中了一枪之后,整个人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停的拿手按住胸口,试图把流出来的血按回去。但是这种举动是徒劳无功的,血泊泊流出,在地面上很快积成了一个小水洼,这些流淌的鲜血带走了他体内的最后一点力气,令他彻底倒下了。

    躺在地上的何五很快就到了弥留之际,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刻,脑子里只充满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对面的官兵会开枪,大家不都是大明的官军么?

    从狭小的巷子冲到开阔的广场上,对于进攻方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不利的地形了。而在加上一个已经列好阵线的火枪队,这就像是一群老鼠冲进了一座用弹丸制作的牢笼一样,基本毫无还手之力。

    如波浪一般依序射击的火枪手,对于杨振威等叛乱将领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杨振威虽然知道此刻决不能后退,一旦前方广场上的士兵退下来,被堵在巷子里的他们就会变成对面火枪手的靶子,大家只能一动不动的挤在一起等死。

    此刻的他还抱有着一丝希望,想着对面的火枪终究会停止的,然后乘着对方装填弹药时冲上去,不仅可以令对方的火枪失去作用,而且他们也能在肉搏战中发挥出人多势众的优势。如果再加上后队的接应,那么还是有着一丝翻盘的机会的。

    因此杨振威不停的在队伍中为部下打气:“…这些火枪只能开火一次,就需要重新装填弹药。

    我们必须乘着他们开火的时候冲上去,不要给他们装填弹药的时间,否则我们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大家不要乱,不要逃跑,都给我回去,只要冲到火枪手的阵列中去就安全了,把你们的后背露给他们,你们会死的更快…

    都督府内有存放军饷的金库,只要你们能够打进都督府,我杨振威向你们保证,你们爱拿多少就拿多少,绝不会有人来阻拦你们的…”

    杨振威又是鼓舞,又是威胁,又是引诱,总算让周边的士兵们稍稍冷静了一些。不过随后他的努力就被明军发射的两枚炮弹给击碎了,这条挤满了人的巷子,无疑成为了大炮最好的射击场所。

    就好像一匹马跑进了快要成熟的麦田一样,人体脆弱的像是一碰既倒的麦秆,炮弹经过的地方,就是一道血肉模糊的痕迹。只不过和麦田不同,巷子里的人还是会动的,看到了同伴的惨状之后,他们可不会乖乖的站在原地被大炮瞄准轰击。

    只不过这样一来,这些叛乱部队的秩序就再也不存在了。每个人都希望尽快离开这该死的巷子,并想要让其他人给自己遮挡身后都督府卫兵的攻击。

    除了那些靠在墙边的士兵,因为有着砖石墙作为依靠,还能扶着墙体慢慢前移,位于巷子中间的士兵们就完全沦落为弱肉强食的所在了。

    凡是体格过于单薄的,或是缺乏铠甲保护的士兵,统统被挤到了一边,有些人甚至直接被挤晕或是被挤倒下了。只顾着自己逃命的官兵,此刻哪里还顾的上袍泽之情,看到一个空档就有人冲了进去,也不管脚下到底是土地还是人体。

    在这样的混乱中,杨振威和姜琳都失去了对于队伍的控制,甚至于两人自己都处在了危险之中。因为他们的亲信部下也大多被吓坏了,此刻只顾着自己逃命,完全没有继续保卫在他们身边。

    到了这个程度,杨振威知道计划已经失败,现在只能先从这里逃离再说。幸好都督府的卫兵们没有继续发射炮弹,这给了他纠集亲信向外逃离的机会。

    而在广场的炮位这边,负责指挥具体战事的黄姓少校正严厉的看着负责火炮射击的李定国,向他质问道:“…为什么不继续开炮?不在这里彻底将他们打垮,难道你还打算让他们退到外面重整旗鼓吗?”

    李定国虽然站的挺直,但却没有立刻接受上司的命令,反而继续解释道:“报告长官,他们现在已经跨掉了。下官认为没必要继续使用火炮射击,现在只要派人去招安他们,这些人就应该会放下武器投降了。”

    “你以为,你以为有个屁用。这里现在是我负责,现在我命令你继续射击,直到我下令停止为止,否则我现在就以违抗军令的名义解除你的职务,并在战后追究你的责任…”

    “发生了什么事?火炮为什么停下来了?”听不到炮声匆匆赶来的周三畏,人还没到,质问声先到了。

    黄姓少校立刻转过头去,向着周三畏迎了上去,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周三畏听后脸上也没有变化,只是向着李定国冷冷的说道:“李中尉,给我一个解释,否则现在我就撤了你。”

    李定国虽然心里有些慌乱,但口中依然还是坚定的回道:“对面的也是大明的官军,并不是入侵大明的敌人。虽然他们违反了军纪向都督府发起了冲击,但这依然不代表他们是我们的死敌。

    周参谋长在战前也说过了,我们要消灭的是发起这场叛乱的叛军首领,不是被叛党煽动利用的普通守备军将士。

    在目前我部已经击溃驱散对方组织起来的叛军状况下,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尽快招抚底层将士,以恢复城内的秩序吗?

    大同城内的守备军数目虽然只有六千,但是他们在城内的家属起码超过了一万,再加上周边屯田的部队,总数不下三万之众。我们总不能把他们都消灭掉吧?

    所以下官以为,既然叛军的组织已经溃散,那就没必要多做杀伤。现在宽厚的接纳他们反正,也许就能让这些将士尽快抛弃那些乱党,重新回到朝廷的怀抱中来…”

    当大同的守备军将领和本地士绅发起了叛乱后,周三畏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至于如何平息这场叛乱,对他来说并不是重点,反正只要曹变蛟带着军队入城,他就赢定了。

    之所以他想要继续开炮,不过是想着不要发生什么变数而已。乘着对方失去指挥,队伍又被困在狭小的巷子内,多杀伤一些人员显然更为安全一些。

    不过李定国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这些叛军的战斗力也许不行,但是在本地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的。杀伤的要是过于厉害,对于他收拾残局倒也会增添不少麻烦。

    已经得罪了本地士绅和旧边军的将领,再把底层将士也一并激怒了,似乎的确不是什么好的选择。想到这里,周三畏看了看远处还在挣扎逃亡的乱军们,方才回过头来对着李定国说道。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带一个连上去,去招抚他们投降,黄少校你带一个连在后方接应他,如果对方还想继续反抗,那就不必留手了。”

    虽然不解周三畏为何会对一名中尉让步,但是这位少校可没有李定国这么大的胆子,他只是犹豫了下便接受了对方的命令,把自己的指挥权让给了副手,自己带着一个连队去为李定国压阵了。

    李定国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些山西边军出身的守备军将士,太平的日子过得太久,完全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他们也许有着闹饷的经验,但是决没有拿着武器上战场拼命的经验。

    特别是当这些边军中少数有军事经验的中下级官兵被调入野战军之后,剩下的将士其实和平民没有什么区别。当他们遭遇到了这等猛烈的枪炮射击之后,早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忘记了自己军人的身份,逃跑起来和普通百姓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李定国带着十余士兵向他们大声招揽投降时,很快就有人听话的丢下武器,在对方指定的地方蹲了下来。

    随着这些士兵的投降,原本挤的不会动的人流终于开始松动了起来,成批成批的士兵不再继续往巷子里乱挤,而是向后进入了广场,直接向李定国投降了。

    虽说李定国判断这些官兵已经完全溃散,但他在招降时还是捏着一把汗的,担心其中有人会假借投降的名义靠近自己的部队发起攻击。

    一个连不过200余人,但是从巷子里出来投降的士兵很快就超过了三百。虽然过来投降的人数越来越多,但是李定国的心却放回了肚子里。

    因为这些投降的官兵都老实的很,只要几个人站在一边安排,他们就会乖乖的坐在地上不敢动作,比他们接受训练时还要听话的多。

    看着这些如同绵羊一般听话的投降官兵,李定国感到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心里想着,若对方的敌人不是他们,而是满蒙鞑子,他们也这般老实的投降了,岂不是白白被那些鞑子屠杀了么?这样的军队又要如何保护这个国家呢?

    眼看巷子里的乱军都清理了差不多,除了少数顽固的乱军逃离了之外,起码有一千多将士选择了直接投降。

    李定国正预备回去交令时,一名传令兵跑来向他传达了周三畏的最新命令,命令他带着这个连和两门火炮前去支援巡抚衙门,并坚持到援军入城为止。

    李定国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俘虏做了交接,就带着部下离开了这个让他很不舒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