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三载光阴眨眼而过,当初那个身体孱弱的小女孩儿现在已经成了魔界人人都不敢惹的混世小魔女!因着父母的基因和天赋,小姑娘除了刚刚出生时身体差了一点,天赋却是极好的!即使没有刻意修炼,现在也已经是灵尊的修为了。比之当初的莫轻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上这三年来凌风岚从不吝啬给她喂食仙草丹药,这身体也已经养好了,天生欢脱的性子便也有了机会得到释放,这下子可是苦了魔界众人。

    ?? 昔日的魔将戮青在听闻上官落影逝世的时候便已经回来了,而他对小姑娘的宠爱更是助长了她的嚣张气焰,就算是小小的捉弄了一下别人,也没有人敢出言说什么。

    ?? 今日,小姑娘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自己的父尊了,便抛开戮青大人去找自己的亲亲父尊去了。虽然父尊总是摆着一*不变的冰山脸,可是小姑娘心中还是知道父尊心中是有她的,所以也不甚在意。这不,距离凌风岚的寝殿尚且还有几十步呢,小姑娘已经操着甜甜的童音大声嚷嚷起来,“父尊!父尊!颜颜来看你了!”

    ?? 边喊还边跑,原本站在寝殿窗前看着远处沉思的凌风岚眉眼间不由的染上几丝无奈,不过很快又隐没下去,眸子淡淡的看着远处那道小小的黛青色身影由远及近。挑了挑眉,却也未置一词。

    ?? 待凌希颜小小的身子奔到了凌风岚面前,她便立刻不由分说的张开两只小手臂抱住了眼前一身黑衣眉眼淡漠的男人,抬起小脑袋,仰视着凌风岚说道:“父尊,你是不是要去找母尊了?带颜颜去好不好?颜颜都还没有见过母尊呢!父尊,你还没有告诉颜颜,母尊在哪里呢?”

    ?? 凌希颜从戮青那里听到这番话便加紧时间赶过来了,然后也直接开口说了,完全把戮青交代她的不能告诉别人包括父尊给忘了。凌风岚墨眸微凝,垂眸看向那颗闪着期待的眼睛,恍惚中似乎看到了她,都是一样的古灵精怪,严肃的时候偏也严肃庄重。这个孩子,真的是很像她啊!

    ?? “你从何处听说的?”凌风岚看了凌希颜半晌,随后低声说道。声音低沉,凌希颜却是生生的打了个寒颤,脑海中突然想起戮青说过的话,赶紧双手捂嘴,眼神躲闪。见此凌风岚也大概可以猜到是谁说的了,眸子微眯,眼中一道寒光划过,冷冷的开口说道:“戮青说的?本君倒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嘴巴如此大了,看来是日子过的太清闲了,本君倒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让他回来重新述职了!”

    ?? 三年的时间凌风岚早已经继任了魔君的位置,是以自称也变了,周身的气息却没有更加的威势,而是沉敛了很多。不过恰恰是这样的气息才可怕,魔界的人没有一个是敢在他面前乱来的,毕竟,这沉敛的气息爆发出来才是真真正正的可怕!

    ?? 此时凌风岚说话,周身的气息也是弥漫了一点出来,尽管凌希颜已经是灵尊的修为了,可是对于修炼者来说那才是刚刚开始入门,这点实力在凌风岚眼中压根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很悲催的,小姑娘脸色瞬间变了。凌希颜苍白着小脸看着凌风岚,颤颤的开口说道:“父尊,颜颜难受!”

    ?? 听到小姑娘甜软的声音此时尽是颤抖,凌风岚收起来那一丝外泄的气息,看着小姑娘苍白的小脸,虽然心中知道她一多半是伪装的,可是终究狠不下心来对她。柔和了脸色,伸手一把抱起她入怀,抬起步子慢慢的往外面走去。淡漠的开口边说道:“你留在魔界,这里安全,父尊要去找母尊,很危险,没有时间照顾你!”

    ?? 凌希颜原本被凌风岚抱起来还有点开心,毕竟这三年来除了第一年她还不会走路的时候,父尊从来不抱她!现在竟然抱了?可是她还没有从开心中回过神来,凌风岚的这句话却是把她的所有热情都给磨灭了。嘟起小嘴巴委屈的看着他,呢喃着道:“父尊是不是不喜欢颜颜?是因为母尊不喜欢颜颜,所以颜颜一出生母尊就走了,然后父尊也不喜欢颜颜了吗?可是父尊,颜颜不知道母尊为什么不喜欢颜颜,你告诉颜颜,颜颜改好不好?父尊不要抛下颜颜!”

    ?? 闻言凌风岚脚下步子一顿,眸中划过一抹诧异,就这么看着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脖子的小姑娘,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此时湿漉漉的,里面含着不确定和希冀。心中微默,他,似乎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娘子把孩子留给他照顾,可是他似乎一点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更该死的是,他竟然把这些情绪传给了孩子?

    静默半晌,凌风岚的手放到小姑娘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放柔声音说道:“不用!父尊没有要抛下你,你的母尊,她再也回不来了!但是,她并非不喜你!希颜,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指责你的母尊,唯独你和我,不可以!她是用生命在爱你!”

    “可是为什么别人都有阿娘母亲,唯独颜颜没有?魔界的小孩子都在背地里骂颜颜是野种!说颜颜是母尊不要的孩子!父尊也是因为这个才不喜欢颜颜的!”凌希颜听到凌风岚没有感到宽慰,只是以为那是凌风岚的安慰,当不得真的。

    闻言凌风岚也是沉默,心中却是微疼,他这三年来到底做了什么?竟连魔界的小孩子都可以在她面前肆意胡说了吗?看来,的确是他沉默的太久了,魔界,终究还是要洗一次牌才会安静下来!

    “希颜,你是父尊的女儿,我魔界高贵的公主!没有人可以在你面前胡言乱语,记住父尊的话!不高轻信他人的话,你的母尊,不是那些人可以侮辱的!父尊,会讨回一切的公道!”凌风岚垂眸,掩去眼中的寒意,看着凌希颜认真的说道。

    而凌希颜见此终于是有点相信自家父尊说的话不是安慰了,脸上闪过一抹错愕,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突然之间父尊就变了。从前,父尊从来不叫她的名字的,一直都是叫的她的封号,安颜!

    这是父尊在继任魔君的时候亲封的,之后所有人都是这么叫她的,就连戮青,也是这么叫的。突然之间听到父尊换了一个称呼,凌希颜表示,还有点不适应。

    而凌风岚可没有闲情逸致去管怀里小姑娘的心思如何,他第一次抱着会走之后的小姑娘走在魔界,顿时引起了魔界众人的惊愕。要知道,虽然这位安颜公主是魔君大人唯一的公主,且现在魔君后宫空虚,可是他们也没有见着魔君对小公主过分的宠爱,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现在是什么情况?这时昭示着小公主正式得宠了吗?

    因着凌风岚的这一举动,顿时一些心怀鬼胎的人便慌张了,先前以为魔君不管这位小公主的死活,所以在教育自家子女时可是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拿这位小公主来当反面教材。那时是笃定了小公主不会告诉魔君大人,可是现在呢?魔君大人对小公主的态度明显改变,那他们不是死定了?

    彼时这些满心忧急而决定了某些决定的人不知道,这些都是凌风岚故意撒的网罢了。不过却也不是利用小姑娘,而是真心实意的,只不过让这些举动更多人看到罢了。凌风岚抱着小姑娘到了戮青的将殿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凌风岚的目光闪着闪闪的亮光,开心了说道:“父尊,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要去找母尊吗?那我们快点去啊!”

    “不用了!父尊先来处理一些事情,然后带希颜出去玩玩,好不好?”凌风岚第一次,如此温柔的看着凌希颜说道,语气间的尽是宠溺。那是父亲,对孩子的宠溺。

    凌希颜就算是再如何早熟,也终究是孩子心性,听到凌风岚如此转移话题,注意力早就被移走了,哪里还顾及其他那么多?赶紧欢呼着应道:“真的吗?父尊不骗我?真的要带颜颜出去玩?”

    “嗯!希颜乖,安静一点,自己先去一边玩着吧!父尊和你戮青爷爷有事要谈。”凌风岚点了点头肯定了凌希颜的话,然后便把她放下,看她跳着跑远了,然后才收敛了嘴角的笑意,一步步的进去了。戮青早已经等待多时,看到凌风岚来了也没有一点惊讶。他早就知道以小姑娘那个性子时掩藏不在什么话的,所以小姑娘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之后他就知道凌风岚迟早是要来的。这不,人果然已经来了,嗯!脸色也的确不太好!

    戮青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不过却在凌风岚的话出口之后慢慢隐去了,最后变成了凝重,还有杀意!

    凌风岚也没有多话,随意的挑了一处坐下,然后便抬起眸子淡漠的看着戮青说道:“魔界,又不安稳了!本君还以为他们好歹可以安静一段时间,不过看起来是本君想多了!本君的孩子,就算是本君当真不喜,也容不得其他人来侮辱!那些人,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便不要留着了!”

    戮青眼中的笑意渐渐的收起,周身顿时弥漫了十足的寒意,冷声说道:“你是说,有人侮辱了安颜?何人?即使你这三年来态度一直淡淡的,但她毕竟是魔界的公主,有何人敢如此?”

    “哼!戮青,本君不信你一点也不知道,现在,你还要瞒着本君吗?”凌风岚冷冷的抬眸直射戮青,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本君承认,这三年来对希颜的确不太上心,但是,这并不代表本君就可以放任那些人放肆!”

    闻言戮青一愣,不明白为什么凌风岚态度突然之间变了。他待在这将殿不出,消息可没有那么灵通,自然不知道凌风岚对凌希颜的态度已然发生改变,是以看着此时凌风岚的态度倒是怎么都觉得奇怪。

    凌风岚看着戮青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该他并没有要解释的**。昔日,的确是他做错了!现在弥补,尚且还来的及!来不及的,便以加倍来偿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