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麻辣小村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燕北其人
    柳絮选着哪种死法,选着选着不由气馁,貌似哪种死法都不是自己所愿,总不能坐以待毙。

    柳絮再次从树上爬了下来,专门找粗壮的树木搜索,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她找到了一处树洞,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钻了进去,冷风确实少了不少。

    柳絮搓着手掌心,期望能让自己回回暖。

    心里正盘算着如何挨冻挨到天亮而不被冻僵,只听得远处传来了一阵厮杀之声,吓得她赶紧将身子往树洞里窝了窝。

    她想躲,人家却不让她躲。

    那些人边打边移到柳絮所躲的枯树之处,对方拿着五六支火把,照如白昼,将树洞、以及树洞中的柳絮也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柳絮尴尬的笑了笑:“你们、你们继续,我,我是路过的......”

    显然蒙面人不这样认为的,一个大黑夜里,躲在树洞里, 同样戴着面具的女人,说她没鬼,谁会信?

    一把钢刀明晃晃的奔了过来。

    眼看着就要将柳絮来了个对穿。

    一颗石头飞驰而至,将钢刀打得偏离,扎在了树洞旁的树干上。

    一只手伸进了树洞,薅着柳絮的衣裳领子就扯了过来,一个回转身,将柳絮背在了后背上,怒骂道:“笨蛋,就知道等死!!”

    柳絮的内心真是百感交集,说没有仇恨,却要杀自己的,是这个男人;关键时刻救自己的,又是这个男人,这是要闹哪样?

    燕北以一敌十,本来游刃有余,背上背着柳絮、防止后背空门大开,只能以身前应战,这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不一会儿,额上便见了汗,脚步有些凌乱,胸前频频被敌人发难。

    柳絮也跟着着急起来,这样打下去,两个人早晚成为价下囚,不,男人会成为阶下囚,她这个小喽啰,没有用处可言,只能成为刀下鬼。

    柳絮摸遍自己全身,也没摸出一件武器或能当武器的物事来。

    蓦然想起自己被丛南抱着时,怀中似乎有一物硌得难受,于是将手自背后直接伸进了男子的怀中。

    男人身子一僵,想要阻止,对面敌人的大长刀已经扫到,只能再次与之搏杀。

    柳絮己将怀中的物件拿了出来,是一只小巧的黑色绒布袋,抽开抽绳 ,里面是一推的铁弹子,外加一张巴掌大小的蛇纹弹弓。

    柳絮立马来了精神,将布袋放在自己的身体与丛南身体之间,撑起弹弓,准备大杀四方,一展巾帼风采。

    意想不到的是,这弹弓的筋皮子弹性太好,柳絮一个措手不急、收势不住,直接松了一头,筋皮子直接弹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弹得男人刺骨的疼,怒道:“你到底是帮谁的?!”

    柳絮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弹弓不敢用了,索性直接拿起铁弹子,照着迎面而来的黑衣人就打。

    打还偏偏不好好打,虚张声势,嘴里头碎碎念:“天女散花......”

    蒙面人赶紧闪躲,却是声息全无,哪里有什么铁弹子?

    挥刀再要上前,嘴里再度碎碎念道:“让子弹飞......”

    蒙面人再度闪躲,仍是声息全无,仍是没有铁弹子。

    蒙面人气得眼睛瞪得溜圆,持刀向前,不砍丛南,反而照着柳絮的面门砍来,可见对方对柳絮的戏耍该有多恨。

    柳絮再度挥手,嘴里碎碎念道:“愤怒的小鸟......”

    蒙面人气疾,已经不闪不躲,恼恨的砍向柳絮。

    五六颗弹珠同时飞到了面前,结结实实的嵌在了脸上,血肉模糊。

    柳絮乐得拍手道:“还是愤怒的小鸟攻击力大,照这样打下去,能打通关了。”

    蒙面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了气息,不知道是弹子太过厉害,还是被柳絮活活气死的,眼睛瞪得滚圆,显然是死不瞑目。

    上百只弹子就这样被柳絮打没了,剩下的两个蒙面人脸色不好看,丛南的脸色更不好看,怒道:“杀个人这么费劲儿,吵都被你吵死了......”

    柳絮轻叱一声道:“现在是我不计前嫌的救你,你才是在说废话吧......”

    最后的两个黑衣人也倒地了,丛南毫不怜香惜玉的将柳絮给扔在了地上,摔得柳絮七昏八素、屁股生疼。

    柳絮本想大骂两句男人恩将仇报,却见男人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青,身子已经跪倒在地,若不是手里的剑在苦撑着,只怕已经扑倒在地了。

    柳絮赶紧上前,检查着男人的身体,腹部被刺出了一个窟窿,正汩汩的流着血,很是骇人。

    柳絮吓了一跳,想找衣物止血,却觉得哪件都不好。

    男人身上的衣裳灰扑扑的全是土,腌臜不堪;

    自己身上的衣裳是绸缎的,根本不吸血,也止不了血。

    柳絮咬了咬嘴唇,将手自抹胸探进了自己胸口处,将年前新做的亵-衣扯了出来,这亵衣是棉线所纺,纯白色的,被柳絮加以改良,做成了双层,里面缝了棉衬,刚好可以暂时止血来用。

    燕北怪异的看着柳絮的动作,心底如惊涛骇浪,面上却不见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柳絮边包扎着伤口,边碎碎念着:“这伤口虽然不大,却是很深,必须马上处理,否则得发烧甚至感染;你是被通缉的人,别处不安全,去何氏医馆,何郎中对你还有些旧情,即使不念旧情,只要一壶将军令也能将他贿赂了......”

    燕北的眼睛眨呀眨着,似乎有些懵登,又有些呆萌,张嘴问道:“你为何不趁机杀我,还要救我?”

    柳絮的手登时顿住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丛南,随即故做狰狞着脸、舞着粘满鲜血的双手,恶狠狠道:“我现在就用‘九阴白骨手’杀了你这个大坏蛋......”

    燕北顿时石化在风中,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是提醒对方杀了自己吗?遇到了这个村姑,自己就变得蠢了,那个能辨人心理、算计敌人于无形的夜鹰哪里去了?

    柳絮的“九阴白骨手”到了眼前,却迅速在男人的脸上抹了一把,抹了燕北一脸的血,随即低下头,放下手,继续包扎伤口,云淡风轻道:“你刚刚不也没趁机杀我,反而救了我吗?”

    燕北未置可否,眼色如墨,心里告诫自己:我不是救你,只是想在阿南的墓前杀你,给你个全尸,让你去完好的陪他。

    柳絮微微一笑,用心的包着伤口,心里告诫自己:我不是救你,只是夜黑风高,路径错踪复杂,自己一个人下不了山而矣。

    两个各揣着心思,面上却如同化干戈为玉帛的道友一般,化敌为友,只不知,最后死的,是贫道还是道友。

    身上没了一件衣裳,柳絮感觉身上更加透骨的冷,环视四周横卧的黑衣人尸体,挑挑捡捡,将一件相对完好的衣裳扒了下来,直接披在了自己身上。

    燕北的眼睛登时就竖了起来,语气不善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怎能穿陌生男子的衣裳?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

    柳絮无语的看着如炸毛刺猬般的男人,养气功夫登时一去不得返,恼怒道:“要了廉耻,小命就没了,让我选择,我要活命。”

    男子气结,忍着疼,将自己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扔了柳絮一头一脸,怒道:“穿这件......”

    柳絮将衣裳从脑袋上扯了下来,怒道:“你就不是陌生人,就不是男人?”

    “呃......”丛南怔然,随即道:“我和他们不一样。”

    男子默念,我是阿南的哥哥,就是你的哥哥,不一样。

    柳絮气得想打人,抬眼见男人摇摇欲坠的身子,怕他再动了肝火,只好忍了怒气,将蒙面人的衣裳脱了下来,改穿男人的衣裳。

    穿过衣袖时,见衣袖破了一个剑口,粘着血水,心里一惊,忙跑到男人身侧,抓起胳膊一看,果然,胳膊上还有一道伤口。

    柳絮摇了摇头道:“还真当自己是活耙子了,左一道右一道的,你不疼惜自己,也得考虑考虑亲人的感受。”

    燕北的心不由了一阵悸动,亲人,好久远的称呼,看向少女的眼色,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来。

    胳膊的伤口并不深,简单包扎就好了。

    男人身上多处大小伤痕,衣裳给了柳絮,他反而太过单薄。

    柳絮过意不去,将自己脱下的蒙面人衣裳捡了起来,披在男人身上,恶声恶气道:“我穿你的,你穿他的,这样总行了吧?你不会再说‘男男授受不亲’吧?”

    这次的燕北,倒是没有多话,只是不习惯的扭捏了两下,见扭不过,便任由柳絮帮他穿上衣裳袖子,系上带子了。

    远处传来阵阵髭狗之声,柳絮脸色一变,急道:“这里死尸多,血腥重,会引来大群的髭狗和野兽,咱们赶紧离开。”

    柳絮伸手环住男人的腰,努力支撑起男人的身体,问明了方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男人的身形虽然没有孙金彪兄弟和李文生那样人高马大,却也是身材颀长,骨肉丰盈,肌肉虬实,柳絮只撑了一会儿,额头便渗出汗水来,却仍旧倔强的撑着往下走。

    为使出浑身的力量,少女的下巴倔强的前倾着,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眼睛专注的看着脚下的路,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渐渐凝聚成一整颗,滑过轻蹙的眉骨,滑过蝉翼般的眼睫,微微颤了颤,汗水滴落,如同少女的泪珠。

    男人不由得有些呆愣,鬼使神差的伸过右手,抹过少女的额头,汗水随即消失不见,再也凝聚不成泪珠一般的汗水了。

    柳絮心里悸动了一下,随即故做淡然道:“我不累,再坚持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