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残阳帝国 > 958 战略欺骗
    黄天仰攻占机场的消息传来时,坂垣正在军事会议上,讨论他的进攻,他的幕僚们眼看着两个旅团在黄天仰进攻下,迅速崩溃都有些恐慌,金瓯半岛距离西贡并不太远,但是坂垣并不为所动。打成这样在坂垣预料之内,他希望两个旅团能吸引住褚亭长的这支兵力,让他们无法机动,他最终给半岛部队发出的电文,要求他们奋战到底。

    坂垣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褚亭长主力上。最近得到的零星情报中,已经有不少关于褚亭长指挥部位置的了,如果让他在10万敌军和褚亭长个人之间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将*扔到褚亭长头上。不过,目前的情报只是原来法国当局的线人组织企图投靠献上的投名状,很难得到核实。

    另外,褚亭长遭遇第一次核弹打击后,已然成为了惊弓之鸟,在西贡他仅仅用几份暗示核弹的电报,就吓退了对手,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既然敌人是如此害怕核弹,要想用核弹再次攻击得手,谈何容易?

    褚亭长的部队,此刻还在犹豫,还在惶恐,还在止步不前。至于金瓯半岛的进攻,在坂垣看起来,只是一次褚亭长在次要方向的试探性进攻,目的可能是消灭日军在半岛上的机场,同时看看日军有没有多余的*,不过坂垣才不会上当,把珍贵的武器,扔到黄天仰和他的部队头上。当然,金瓯的机场已经不重要了。核弹攻击褚亭长部的设想已经更改,按照新的计划,飞机将从中国境内的海南岛机场起飞,备用方案,将使用马来机场。

    目前从飞机到人员乃至引信都没有最终完成,如果是和平时代,整个装备调试和人员训练,至少需要一年,但是现在,留给陆军完成这一切的时间,只有一周。这是部队调动的时间,一周后进攻就将开始。

    突然好转的情况在于,情报部门正在接管,法国人留下的宪警情报系统了。

    日本统治越南两年,也未能掌握法国殖民当局的秘密警察和告密者体系。这是宪兵总监以下的情报网络。维希政府视这个网络为重返越南的重要资本,一直没有与日方合作。

    日军对法国人几次屠杀,使得整个体系的上层人事崩溃,这成就了日本人的意外之喜,民间告密者,急于找到自己的新主子,而褚亭长的部队所到之处,大量使用英国伪造东方汇理银行发行的越南盾(伦敦印制),强买强卖,成为了决定性诱因。南机关在泰国被严重打击后的糟糕的情报收集情况,竟然开始好转了。

    出于影佐祯昭制定的保密策略,参加会议的坂垣手下,绝大部分都不知道这次自东向西的进攻,只是剿灭褚亭长战略的一部分。他们中很多在缅甸泰国与褚亭长交战过,对这样宽的正面进攻高度机动化的敌人,仍然存有忧虑。

    “一周内,主力将会在所有预定方向陆续登陆,到时候,我们将利用顺化与西贡为出发点,同时发起的钳形攻势,围住周有福部。兵力对比为2.5比1.”

    “敌人一定会溜掉的。他们的情报总是很灵敏。”他的参谋岩本说了句丧气话。

    “嗯,他们很可能会溜走,不过,他们的情报将不再灵敏。”

    “为什么?”

    “这件事,我本该过几天再宣布,不过既然你们显得那么没有心,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们。届时,所有方向的进攻,都将实施委托指挥,少数沟通将使用飞机空投完成。所有的参谋部电报,都是假消息,敌人将无法再从通讯中找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但是长官,这样也会使我们自己的指挥一团乱?”

    “指挥顺化方向作战的矶谷大将,是值得信赖的名将领,另外,还有在缅甸击败过褚亭长的饭田将军也会参与行动,呵呵呵,名将之间总是有默契的。”

    坂垣的回答似是而非,似乎因为都是名将,所以不需要通讯,仅仅靠心灵感应就能沟通,这样倒是和褚亭长的未卜先知有了呼应。

    “饭田将军也会参与此战?”

    “哦,是的,他会在某个时刻,对褚亭长展开致命一击。”坂垣意识到自己所言又失,饭田的马来反击仍然是必须保密的事情,“不过,恕我还不能说明他的用兵方向。”

    手下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坂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从满洲调集20万部队快速到越南,已经穷尽了日本的海运能力,但是听他的意思,预备役的饭田还会有一个角色,但是到底安插到哪儿呢?

    “诸位,我看到了你们的迷惑,你们在担心褚亭长会在我军上岸一半的时候发起进攻;或者。你们担心他会利用机动性,在我军完成集结前,进行分割?或者,在我军大举进攻时,利用一次深远迂回切断后勤供应?”

    众人都不说话,坂垣确实说出了众人的担心。

    “褚亭长的气势太盛,败相正在显露,从易经的角度看,我们的胜算已经出现。”

    众人从面面相觑变成了瞠目结舌。

    “褚亭长投靠美国,犯了蒋介石大忌,此为一败…………”坂垣伸出手,扳起指头,“控制区域过大,兵力分散,此为二败……压迫土著,抢劫民财,此为三败……得意忘形,在泰皇宫举行阅兵,开罪泰皇室,此为四败。部队突出,脱离美国飞机航程,此为五败……至于最关键的一败……呵呵呵……”坂垣卖了个关子,没有往下说。

    “是不是,其后勤供应太过薄弱?”岩本壮起胆子问道。

    “岩本君,说的不错,褚亭长有此六败,如何能不灭,而我军则有六胜,你们可曾看到?”

    “竟然这么多?”岩本矢口道,他的参谋部一直在研究局面,未曾发现什么胜算。不料今天,司令官数出那么多

    “不错。”他说着又伸出手来,“*在手,随时爆击敌人,此为一胜。背靠大海,调动极快,此为二胜……行动紧凑,谋划周密,此为三胜;举国之力,决一死战,此为四胜。情报有利,料敌先机,此为五胜;”

    他数到五,再次停下又买了个关子。现在还不到提及饭田在马来绝杀的时候,让手下人瞎猜去吧。实际上他心里有数,所谓前五胜,都是不作数的,唯有最后这一击,才是决胜关键。

    正当日本人如同失心疯一样,筹划他们孤注一掷计划时,褚亭长正着手他的部队编成。如果不打仗,光是机构整和人事变动,怎么也得半年,不过现在他只有一周时间。

    419已经探测到敌人船队在满洲方向的集结,这些船已经陆续赶来,估计敌人的计划应该就在一周后。他得赶紧完成新编成和部署。

    他一直在猜测敌人下一步反击的计划,林秀轩的西贡侦察和419的情报完全合拍,现在就看这些部队最终的登陆地点在哪里了。如果419跟踪到的船只,全部在越南沿岸上岸,而没有进入泰国湾,那么显示敌人并不会在他最担心的马来方向用兵。

    当然,419身在东海,无法探测到南亚破碎地带的调动,但是常识判断,日本人,很难从马来、印尼、新几内亚调动兵力,那样就超过日本的调动极限,毕竟美日还在南太平洋交战。

    陈平那里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陈平的游击队已经在整个马来半岛开花,与陶明章的配合尤其默契,他至今也没有发现敌人增兵。马来半岛进攻的,仍然是第二师团和近卫第一师团。新加坡也未见大量船只集结。

    如果他们只是从越南上岸这么一手,似乎没什么可怕的。他着手制定了一个诱敌深入的计划,将敌人诱离到距离海南岛和马来(预计投弹飞机起飞地区)都较远的地区后,展开夜间的攻势,这样可以使敌人空投核弹变得非常困难。首先是空中导航问题,其次是目标识别。

    根据推算,2万吨核弹的爆炸点,偏离500米,就将减弱90%的杀伤。在夜间,5000米高空水平投弹的平均误差大约就是500米,如果使用降落伞,受到风偏的影响还会更大。不过无论如何,他必须承认自己的决策,已经受到了*的干扰,不仅仅是部队调动,就连他的指挥部,也被迫退到了柬埔寨。

    越南人似乎对中国人有根深蒂固的敌意,而周有福滥用假钱,提前引爆了积怨。他的部队在缅甸时,从英国情报部门领取了大量的假钱,从假缅甸卢比、假泰国铢,到假越南盾。制作都相当精良,但是这些钱只是为了扰乱日占区货币体系使用,占领后,应该立即转用盟国硬通货币。但是周有福部一直没有上缴这部分钱,说是战时被敌人飞机炸掉了。最近抓到的日本坐探数不胜数,有一个被抓时,就在褚亭长的指挥部外200米探头探脑。

    现在他远离战区,也远离里前一手的情报。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林秀轩他们从前方发挥的消息,可惜林的小组,短时间无法调去马来。陈平的人都没有受过严格训练,容易被敌人故意布置的假象欺骗。

    饭田人还没到新加坡,马来方面军的战略欺骗已经展开,目的是将一次大规模调动,伪装成师团一级的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