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滴血彼得堡 > 202、《我的梦》
    “我做过一场梦, 梦见林又璋死了。”

    “林又璋死在希腊圣托里尼岛的一个小酒吧后面, 他的白色衬衫上全是血迹, 他是被一把剪刀捅死的。剪刀捅破了他的脏器,在希腊那个蜜月圣地小镇上, 小镇上的小街道星罗棋布,没人知道谁捅死了他。

    林又璋的裤带被人拉开过, 他系着一条lv的极简款的腰带, 他的腰带被解开了一个环, 他的贴身的白色衬衫被人从裤带中拉出来, 一把剪刀插在他的腹部, 可能捅穿了他的肾脏。

    苏溪和谢洛夫在小街上发现了他, 我和林觅雅一起赶过去的时候, 林又璋冲着我笑了, 他向我伸手。”

    “哥哥, ”林觅雅先扑在林又璋身上,可林又璋的手却依旧向我伸着。

    我抱着林又璋的肩颈,我靠近他的耳朵, 问他:“谁干的?”

    男人却说:“我爱你。”

    “啊!”

    林觅雅抱着林又璋哭得死去活来, 林又璋却拉着我的手,他说:“眉山,我爱你。”

    林又璋的裤子口袋里有一枚戒指, 不是甚么大牌子,兴许就是希腊街小边店买的,镀金制品, 连个纯金都不是。

    我握着林又璋的手,我说:“坚持一下,我们去医院,现在就去医院。”

    陆长安他们赶到的时候,莽天骄扑在吴磊怀里,都没敢看地上的林又璋一眼。地上的男人身上血迹斑斑,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他还有一双弹钢琴的手,技艺登峰造极。

    我抱着林又璋,‘林又璋,你清醒一点,你睁开眼睛,谁允许你死了,谁他妈的允许你现在就死了?你给我起来,我都没有死,你凭什么要死,你凭什么要死啊?林又璋,你起来!’”

    宋眉山呓语不断。

    “波罗的海的风啊,吹过彼得堡每一条大街,吹过每一户烟火人家的窗棂。”

    萧启庆看一眼窗户,窗是关上的,没有冷风吹进来。男人低头,用嘴碰了碰宋眉山额头,“眉山,你有点低烧。”

    “我没发烧,你才骚,你最骚。”宋眉山不知在说谁。

    “眉山,别这样。”萧启庆在她耳边轻语,“我这边有药,吃点药好吗?”

    萧启庆拉宋眉山臂膀,想将她扶正,宋眉山抬手就给了男人一巴掌,“怪你,都怪你!”

    萧启庆将宋眉山搂在自己怀里,“好,都怪我,都怪我。”

    “林又璋死了,林觅雅将他葬在了法国,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哥哥喜欢法国,他也想娶你,他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法国,但他在法国买了房子。我给他葬在法国的庄园里,他会喜欢的。’”

    “我去林又璋在法国的房子里看了一回,房子里面全部是我的照片,我被一个叫萧启庆的男人刺激之后,站在陆长安家里的旧钢琴边发呆。

    还有一张照片,你看,我在厨房里炒菜,手里还拿着一瓶伏特加。”

    宋眉山半闭着眼睛,萧启庆将女人搂在怀里,轻声问:“然后呢?”

    “然后?”

    宋眉山笑,她说:“然后?然后......我发现林又璋的摄影技术很不错,至少他挺会捉镜头的。你知道吧,林又璋有一张我的放大版照片,是在圣彼得堡滴血大教堂外面。”

    “那一天......我记得那天,林又璋以为我想皈依,以后修道,不理俗世了。因为那天林觅雅给她哥哥打电话,她说:‘哥哥,你快来,眉山说她要当修女去了!’”

    萧启庆摸宋眉山的头发,“那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

    宋眉山忽然笑起来,她说:“那一天林又璋急匆匆赶来,我跟他说:‘林家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买一本圣经读一读。’”

    “那天彼得堡的天气真好啊,天高云低,天空蓝的不像话,林又璋说:‘眉山,我带你进去转转吧,滴血大教堂里头很精致。’”

    “我想我真是个没有什么良心的人,当年的林又璋多好啊,给我洗衣做饭收拾酒瓶子,可我就是不喜欢他,你说我怎么就是没有爱上他呢。”

    宋眉山躺在萧启庆怀里,“其实我不理解,我确实不知道林又璋这样紧张我,因为他一直很恬淡,我看不出来他心里有这样剧烈的情绪。

    然后我们在希腊报了警,可警方没给出个什么说法,剪刀上只有林又璋的指纹,没有凶手指纹。后来我问陆长安,‘是不是你干的?’”

    “陆长安说不是。”

    宋眉山笑,她趴在萧启庆怀里,“我知道不是陆长安,我怀疑是自己人。”

    萧启庆问:“自己人?”

    宋眉山仰着头,她说:“我有好几次见过莽天骄在提包里塞剪刀,在林又璋出轨之后。就在那一年,林又璋出轨傅□□,就在那一年深圳的暴热的深夜之后,从那时候起,莽天骄有了个坏习惯,她带剪刀出门。所以我问林又璋,‘谁干的?’”

    “可林又璋不说,或许他有愧吧。”

    萧启庆听完故事,回道:“如你所见,亦如故事所说,莽天骄20岁就跟着林又璋,清清白白,黄花大闺女,林又璋睡了她几年,可他却在彼此双方刚刚成为法定夫妻的时候出轨,莽天骄恨他,所以林又璋有愧。”

    “有愧?”宋眉山微微抬头。

    萧启庆说:“有愧。林又璋身体上有愧,心灵上也有愧。”

    宋眉山贴着男人的腰,“几年的情人,后来的丈夫,竟然从来没有爱过自己,他爱的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换做谁都想不通,谁也都不肯去想通。”

    萧启庆见宋眉山精神渐好,他伸手拿一杯水,“眉山,张嘴,喝点热水。”

    宋眉山双手抱着萧启庆小臂,她说:“我看见林又璋被拉开的裤腰带,我怀疑莽天骄想强上了林又璋,但林又璋不愿意,于是精神暴戾的莽天骄拿出了剪刀,她爱他,便也恨他。”

    萧启庆评价:“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怨,由爱故生怖。”

    “这一捅真好啊,莽天骄抬腿就跑,林又璋还用自己的衬衫擦掉了莽天骄的指纹。还说林又璋不爱莽天骄,命都不要了,这就是爱啊!” 宋眉山和萧启庆如是说。

    说完了梦境,宋眉山这才肯睁开眼睛,她望着萧启庆,“我老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你说爱和恨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你必须都要有。若你只有恨,没有爱,那你还是单身比较好。”

    男人笑,他道:“宋眉山小姐,请问你刚刚是在同我编故事装疯卖傻吗?”

    “不是。”宋眉山借着萧启庆的手劲从他怀里坐起来,“我是真的做过一场梦,梦见林又璋死了,死在希腊,就死在我眼前。”宋眉山接过萧启庆递过来的热水,“我冷汗淋漓,我怕我们几个人恩怨难消,到最后闹出人命来。”

    萧启庆抚了抚宋眉山的背,又亲吻她鬓角,说:“你还是心软,林觅雅手段激进,我原想让她去澳门海里喂鲨鱼的。”

    “真的?”宋眉山睁大眼睛。

    萧启庆低头,见女人双眼微红,脖颈之后还有汗珠,他拿手帕替宋眉山擦汗,细声回答:“真的,我打算送她一程。这女人太激进,将来还是会闯祸的,林又璋管不住她。”

    “小心身上沾染血腥气,为这些桃色艳闻大动干戈,不值得。”

    “做总比不做要好,想法不是被拿来浪费的。”

    宋眉山靠在萧启庆肩上,“昨日之日不可留,你今日活刮了林觅雅也没有用,时光能倒回吗?”

    “胆子这么小,怕了他们?”

    宋眉山捏萧启庆一下,“喂,我说......”

    “哧哧,”男人笑,“好,好,听你的,亲爱的宋眉山小姐,我都听你的。”

    宋眉山仰头看了萧启庆一眼,她说:“我说这个故事是有目的的,关于林觅雅......”

    男人回:“我知道,你是告诉我你和林又璋的关系,他于你有情,你们于旧时光里交情匪浅,你希望我手下开恩。”

    宋眉山略微动了一动,她说:“罪不至死,林觅雅心心念念,她肖想陆长安,她或许是该受点教训,但罪不至死。”

    萧启庆将女人抱起来,又伸手拂开宋眉山额间碎发,“饿不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好。”宋眉山借着萧启庆的手臂起身,她说:“春景这一年都是谢洛夫在管,还有莽天骄,我预备还一点莽氏股份给她。”

    萧启庆起身,去衣柜挑了件外套,“外面冷。”宋眉山看那衣服,说:“这是我妈妈穿过的,我十八岁的时候,她去学校将我领回陆家,就那一天,她就穿这件衣服。”

    “哦?”男人故作惊异,“那我委屈你了,你还年轻,我的眼光已经垂垂老矣。”

    宋眉山扭过头去,她看着窗外,发笑,“没关系,我可以转送给我妈妈,她会喜欢的。”

    “吃吃,”萧启庆又笑起来,他笑得快活得很,“日子过得真快,与你在一道的时候过得很快,与你不在一道,亦是过得很快。”

    宋眉山扭头,“我这人贪生怕死,林觅雅怀孕,陆长安背叛我,我一点都不想死,你说奇怪不奇怪?”女人道:“我很有钱,我还年轻,美貌和财富我都有,我一点也没想过轻生,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天生凉薄?”

    “一个人如果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就会被命运掌控。”

    宋眉山扭头,“萧先生,你总是有很多歪理。”

    萧启庆笑,他伸出手,宋眉山睨他,男人照旧伸着手,“过来。”

    宋眉山道:“我脚疼,走不动路了。”

    “就这两步你都走不动了?”

    “是呀,”宋眉山说:“一步都走不动了。”

    男人快步走过去,他说:“我抱你,抱着你去吃饭。”

    “一路抱着?”

    “一路抱着。”

    “我很重的。”

    “多吃一点,你有点低烧,吃完饭回来吃药。”

    “萧启庆。”

    “嗯?”

    “我们?”

    “我们。”男人真的将宋眉山一把横抱起来,“走,吃饭去。”

    宋眉山一手勾住萧启庆脖子,两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