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经由彭格列内部商定, 切尔贝罗依旧担任裁判,最终决定了最后一场定胜负——xanxus vs沢田纲吉, 大空指环争夺战。

    当然, 这最后一战,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因为这场战斗的危险性和外交上的意义升级,已经由异能特务科接手掌管了。最多只是会在最后通知我一声。

    至于异能特务科上头会不会有人已经被巴利安或者彭格列的其他人给买通然后做点小动作什么的……也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

    巴利安的入境协议我已经以xanxus涉嫌谋害彭格列九代目的理由申请作废了, 等弄完这一些他们就滚出横滨!

    一想起这个就生气,当时威胁我就算了,居然还算计我!

    呸!只能我算计别人, 没有别人算计我的份!

    当天晚上处理完交接之后, 我去了趟医院。

    无论是鲁斯利亚,还是被鲨鱼咬伤重伤救治的斯夸罗、亦或者是被救治中的彭格列九代目, 都在这里, 并且有专门的人员看守。

    这三人之中……虽然鲁斯利亚和斯夸罗都醒着, 但是斯夸罗很明显是块硬骨头什么都不会说的, 所以我就去找了和我相处还算可以的鲁斯利亚。

    “哟,鲁斯大姐,你恢复得如何?”

    “小千咲啊……”鲁斯利亚朝我看来, “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恢复了……你特别过来是想知道什么吧?事先声明, 我不知道boss的计划哦, 斯夸罗倒是应该知道, 不过你们也问不出来的。”

    “嗯,看得出来,斯夸罗对xanxus无比忠心又很硬气, 所以我也不打算从他那里问出来……说实话我也不太在乎xanxus到底打什么主意。”我走到病床前,问道,“你知道斯夸罗有什么,一直在用的物品么?在你们摇篮事件发生的时候就在用的,最好是xanxus给他的信物什么的……”

    鲁斯利亚迟疑了一下:“嗯……他的头发?”

    “……噫!什么?!xanxus居然给斯夸罗自己的头发当信物么?!这是什么gaygay的剧……”

    “不是!我是说斯夸罗自己的头发!”

    “哦,你是说他不剪头发来宣誓自己的忠心么?”我冷静下来了,皱了皱眉,“不是这种……最好是死物。”

    “……小千咲,你在打什么主意?”

    “你慌什么?就算我知道了xanxus的所有计划也不会去破坏啊,反正这和我无关,你们别牵连到横滨就行。”

    “呵呵呵呵呵……”鲁斯利亚发出了令人不太舒服的笑声,“我还以为小千咲你看起来和沢田纲吉他们关系比较好……”

    “相比之下我的确和他们关系好一些,但是在公事上我是不会带入私人情感的。”我面无表情道。

    “好无情啊……那你那港黑的男朋友呢?”鲁斯利亚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啊了一声,“啊抱歉,我都忘记了你哥哥说你们分手了……”

    “现在和好了啦,虽然并没有重新交往。”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忍不住笑了起来,“总之……我会找到和他在一起的方法的。他也会等我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们和交往的时候也没有太大区别啦!”

    “哎——是么?真好啊——”鲁斯利亚是发自内心地为我感到高兴的,“如果结婚了的话要记得请我哦~”

    “没问题啦!你来日本的机票我都可以给你报销!”意识到扯远了之后,我咳嗽几声赶紧把话题扯回来,“所以斯夸罗到底有什么一直揣在身边的物品?我要去拿来藏起来威胁他。”

    “……这种手段根本没有什么用,小千咲你不想说实话吧,真是个不乖的孩子~”鲁斯利亚叹了口气,倒是也没有藏着掖着不说,“应该是斯夸罗队长他的义肢吧。”

    被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斯夸罗他当时为了打败剑帝、领悟剑帝的绝招,自己把自己的左手给砍了……唔,是个狠人。

    不过这么一来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

    一小时后————

    “给,我觉得这个有用。”

    “这是……”

    “巴利安的斯夸罗的义肢,虽然肯定有换新的部件……但是主要机械肯定不变,八年前彭格列的摇篮事件肯定能得到一些蛛丝马迹。”我对着眼前嘴角抽搐的眼镜青年说道,“上吧安吾先生!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我早就过了少年的阶段了吧?!而且你在说什么中二的台词啊!还创造奇迹呢我们现在是要寻找现实啊!”安吾先生一边吐槽我,一边触摸那截义肢,发动了异能。

    我在一旁吃今天剩下的薯片等他。

    良久之后,他收回手,用复杂的、不知道怎么描述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讯息?”我把空薯片袋子扔掉,用纸巾擦了擦手,一脸凝重地问道。

    “与其说发现什么讯息……不如说一不小心知道了了不得的秘辛吧……”坂口安吾扶额,“总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就凭你的异能全横滨知道的最多的人就是你,你不用谦虚了,快说你的发现吧!”

    “嗯……”坂口安吾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xanxus并非彭格列九代目亲子,从一开始就没有继承权。”

    “……哎?!”我一脸震惊,“九代目绿了?!”

    “……不是!”坂口安吾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彭格列九代目知道自己收养的孩子不是亲子,而八年前的摇篮事件是xanxus无意中发现了真相所以怒而反叛,斯夸罗当时受伤躲着,听到了九代目和xanxus的对话得到真相。”

    “……”我听完之后,脸色也凝重起来,忽然戏精了一把,一脸痛心疾首道,“既然我不是亲生的为什么要骗我让我以为自己有继承权?!这是把我当什么了?!我一直以为自己血统高贵是纯种……啊这个词不太对重来……我一直以为自己血统高贵是铁板钉钉的彭格列继承人现在告诉我我压根不在候选人之列?!我要报复社会!报复养父!报复一切!彭格列本来就是我的!臭老爹你是不是把我当磨刀石了!我不服!我要变坏!”

    “……六条,你在干什么?”

    “努力地带入xanxus的心境,揣摩他的想法。”

    “……”坂口安吾扭过了头,“啊……我累了,不想吐槽了……这件事情还需要加班写报告……”

    “啊,说起报告……安吾先生,你写好报告之后借我抄一下呗!我真的不想写了啊——”

    “自己的工作自己完成啊!你都是掌管横滨地区的公安算是长官了吧?”

    “但是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个孩子……”

    “……你只能抄一部分啊。”

    “哎?安吾先生你这么好说话?”

    “我只是不想再和你对话下去了,和你说话比写报告累多了……”

    “……这样子说话就有点过分了啊,安吾先生。”

    既然xanxus不是九代目亲子……那这场指环战打一开始就是一个笑话。

    我们自然不会去做那个揭露真相的人,而是静观其变,如果之后出现什么变动再插手,也能卖个好。

    虽然我万万没料到最后xanxus的身世曝光是因为彭格列指环拒绝了他。

    这种被指环拒绝什么的,感觉比被妹子拒绝还要丢人一点。总之在那一刻因为好奇而过去观战的我是有些明白xanxus那觉得丢人然后想要杀掉周围所有人的心情的。

    当然,最后彭格列十代的称号就由沢田纲吉及其守护者继承了。我也算是替我师父安心了一把。

    这件事情解决得挺快,后续处理却很麻烦。因为……我要写一堆报告说明整件事情的始末。

    虽然安吾先生答应把他的报告的部分和我会重合的内容给我抄,我依旧写了好久才写完。

    这一段时间横滨相对来说比较和平,我也以六条千秋的身份解决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件,还被晶子几度拉去陪其逛街。

    国木田碰到我的时候表情都十分僵硬,倒是太宰先生有一次翘班被国木田抓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应该是认出我了,直接笑到打跌滚到沙发上。

    我觉得可以把他连同沙发一起扔到垃圾站了,还是不可回收的那种。

    本来我把彭格列事件的报告提交之后,我就应该回家和我的亲人们团聚然后吸猫恢复精神享受难得的休假时间了,但是在我刚刚批下三天的休假之后,得到了师父传达过来的讯息——

    【库洛姆失踪了。】

    【……哎?】

    ***

    师父这么说,我自然不疑有他。

    毕竟师父是最清楚库洛姆身在何处的那个人,甚至比库洛姆本人还要清楚。

    ——可恶!彭格列这群人把库洛姆弄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搞人口买卖了跟你们说我上头可是有人的会把你们一网打尽!还占用我的假期时间!你们还要赔我加班费!

    不过等我到并盛的时候,我就知道和我想象的有一些出入了。

    “……哎?沢田君也不见了?”

    “是啊……”沢田纲吉这位看着就像是他姐姐、长着一张娃娃脸显得过于年轻的妈妈沢田奈奈摆出了一脸愁容来,抱怨道,“还有reborn和蓝波他们也是……真是的,不知道去哪里了午饭都没回来吃,都不说一声……啊,你是纲的朋友么?”

    “嘛……算是吧。”我干笑了几声,关心地问道,“沢田君失踪多久了?”

    “哎?失踪?”沢田奈奈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心很大地说道,“不是失踪啦!估计到哪里玩忘记了时间吧!”

    “……”我沉默了,皱起眉头来。我觉得这个不太对啊!

    而且……在我调查了之后,我发现失踪的孩子们很有针对性。

    按照时间顺序来说,失踪的人分别是——reborn、沢田纲吉、狱寺隼人、山本武、寄宿在沢田纲吉家里的两个小孩蓝波和一平……以及,和沢田纲吉走得近的两位少女笹川京子和三浦春,接着便是库洛姆。

    就目前的资料来看……怎么看都是一场针对彭格列的阴谋啊?!这是怎么回事要将彭格列一网打尽么?!

    让人有点慌啊!

    而且为什么就云雀存活!如果不是我之前就因为怀疑云雀的身份而把他调查了个底朝天的话我又要怀疑他了啊!

    因为牵扯到了库洛姆,而且还有我凤梨师父的开口,我对这件大型连环失踪案十分上心。但是因为没有线索,并盛这个小镇又在平时比较和平街道上也没什么监控器,大家失踪的地点都没有什么影像资料残留。

    不过好在,我终于在云雀恭弥旁边潜伏着的第三天,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一个戴着眼镜一看就做贼心虚慌里慌张的少年。

    一开始我还没察觉到,因为对方这种态度是常态,大部分青少年都挺怕云雀的。但是在他让云雀消失了之后,我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起来,冲过去把人抓住了。

    “总算是让我逮住了吧你个倒霉小子!”我咬牙切齿的,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别想跑,先说说你针对彭格列是干什么?还有你刚刚用了什么手段?异能?”

    总不会还有不在编的异能者躲在这里吧……异能特务科不行啊!

    “哎哎哎——不!我不是!你快放开我!”红发少年剧烈挣扎着,看起来的确是个普通的小弱鸡,挣扎都没什么力气的,“而且我没有伤害他们!“

    “呵,都人赃俱获了,你少给我装了。”我深吸一口气,“你说没有伤害他们,那他们去了哪里?”

    红发少年一瞬间沉默了下来,迟疑着回答道:“是、是十年后……”

    “……十年后?十年火箭筒?”我皱起眉头,“可是你刚刚拿着的明明是一个紫红色小球?”

    “那、那是别人拜托我的……有着和十年火箭筒功效一样的,一次性的道具。”红发少年说道,接着又开始挣扎起来,“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你先冷静一……”我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他的口袋里掉出了一个紫红色小球,在我的脚边炸开,然后一阵烟雾之后,在我眼前的,是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环境了。

    ***

    这里是……横滨?

    十年后的我在横滨么……这么看起来也是正常的……不过工作了十年了还没有退休,感觉也挺累的……看样子我的20岁就寿退社计划是真的泡汤了。

    我站了起来,四处望了望,还有些茫然。

    这是……河道边上?我来这里干什么?十年后的我终于在工作间隙来看风景了么?思考人生?

    “千咲大人!”一个熟悉的呼喊响起,我循声望去,看到的是广津柳浪跑过来,见到我似乎还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您果然在这里……下次还请您就算在任务完成之后想要休息,也给属下通知一声。”

    “啊……嗯……”就算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我也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不仅仅是广津老爷子的态度……还有对方的外貌。虽然和我上次见他相比显得稍微年长了一丢丢……但是我上次见他都是两年前了啊!十年之后还是这副样子的话,广津老爷子已经不仅仅是驻颜有术的程度了!

    所以这绝对不是十年后啊!

    然后就是这个称呼……看广津老爷子的装束,怎么着也不像是弃暗投明和我一块加入公安了啊!而我也很肯定我不可能回港黑的!

    这样子的话就说明……这里,既不是十年后,也不是我所在的世界的延续。

    莫非……是平行世界么?

    不过为什么我还继续留在港黑啊……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千咲大人?”

    “啊?没事……”我回过神来,淡定地朝他一点头,决定先静观其变,“任务不是完成了么,那我们回去复命吧。”

    “是,首领一定也在等着。”

    首领啊……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问道:“其他人怎样了?”

    “敦阁下和镜花小姐已经完成任务了,不过敦阁下今天虎化的时间过长,先一步去治疗了,请您先去向首领汇报。”

    敦……?听起来是个新面孔啊……虎化的话……应该是他的异能力吧?

    既然人员都有变动,看样子这个世界的港黑的成员也不一定是之前的了呢。需要谨慎行事了。

    “我知道啦……不过我不想一个人去见首领啦,我等敦敦治疗好了和他一块去呗。”我用抱怨的口吻说着,企图从广津柳浪的反应中获得一些信息。

    广津柳浪露出一丝无奈来:“千咲大人,首领还在等着……”

    “我知道了啦,我先去就是了,老爷子你越来越啰嗦了。”我咕哝了一句,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内心将得到的信息归类——这个世界的【千咲】和我的脾气差不多,应该说话口吻和作风也一样。

    这样子我就有底了,差不多有收敛地本色出演,应该就能糊弄过去。

    虽然说十年火箭筒是五分钟之后就能回去,但是看在沢田纲吉他们长时间的失踪,以及我在这个世界也已经超过五分钟了来看……恐怕还会需要一段时间。

    既然如此,就先摸摸这个世界的底细吧,我也想知道这个世界我还没脱离港黑的原因是什么。

    ***

    黑手党的办公大楼还是那幢熟悉的大楼,黑色的建筑物,落在横滨最好的地段。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因为两年没去港黑看过的关系,我觉得办公大楼比之前更好了。虽然外表上不是很看得出来。

    硬要说起来就是……能深刻地感受到,安全性方面更高了。无论是用材,还是从顶楼的首领办公室附近驻扎的人数来说。

    顺便说一句,这些人我也大部分都不认识。

    来的路上我已经把这次任务做了什么给摸清楚了,希望森首领那边能快速汇报完毕敷衍过去,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琢磨这个破世界是怎么回事……

    我走到了首领办公室前,停下了脚步,喊道:“首领,我是千咲,来汇报任务了。”

    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我可以确定不是森首领的:“进来吧。”

    我已经察觉到怪异之处了,迟疑了片刻之后,推门而入。

    这个首领办公室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虽然大小和布局是差不多的……但是这个办公室,地板和天花板就算了,墙壁都是清一色的黑,整个房间的气氛十分压抑,充满了死气沉沉的味道。我甚至怀疑待久的人会出心理问题想要自杀。

    而房间里有两个人,都是我很熟悉的面孔。

    站在角落的那个戴着帽子的黑衣青年看着我,率先发话了:“降谷你怎么还愣在那里?是当上干部就开始张狂了么?”

    “……不,没有。”话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我都是干部了啊!——我有些艰难地回答着,看向了坐在房间中央的黑色座位上的青年。

    对方身上也是一身黑,显得有些凌乱的黑发、茶褐色的双瞳,虽然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眼神却是透露出了十足的冷漠的气息来。

    “为什么用这样子的眼神看着我,千咲?”黑发青年缓缓开口了,语气……带着明显的,上位者的威严,与冷酷。

    “啊……抱歉……首、首领。”我有些僵硬地低下头,做出恭敬的姿态来。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态度很不对,很容易露出马脚……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去管这个了啊!尼玛我说刚刚那声音为什么听着那么耳熟!合着是您老啊!您怎么坐到那位置上去了啊?!森首领是不是已经被您给咔嚓了啊!这是港黑的传统么?!下任首领上位都是靠咔嚓上任首领来的!

    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自己还待在港黑,果然是因为……根本逃不掉吧!这是什么地狱模式的卧底副本啊!

    “首领,属下有事禀报。”我保持着俯身的恭敬姿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沉稳。

    “嗯?说吧。”

    我无声地哽咽了一下,真情实感地喊道:“我想辞职!”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宰线开了!我觉得看到开端的都应该明白我打啥鬼主意了,不过你们应该猜不到结局也猜不到过程(叼烟)

    没看过剧场版特典小说的直接当原创剧情来吧!因为虽然是黑敦白芥但是因为小千的存在剧情也不一样了!

    为了不让大家等待今天是大肥章二合一

    ***

    【加更还剩4,长评1\3,深水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