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件事, 必须从源头掐断!

    谢城烨给安排在肖氏小饭馆以及酱料厂附近的安保又着重强调了两遍,发现有问题的人必须立即驱离, 接着又打电话给电视台的一个朋友, 让他帮忙留意一下有没有来自医院的投稿或关于医院病人的采访。

    最后,谢城烨给全部派出去的人下达了紧急命令,查探收集一切关于周家人的过往行为, 视频为先,必要时也可以收集整合旁人态度。

    肖乃望也跟着采取了行动,周家的奸计实在太过可怕,他赌不起, 以准备不充分为由, 把肖氏小饭馆四号店的开业又推迟了几天。

    这时候已经一月二十号了, 肖宝宝和萧选已经放了寒假, 肖乃望和谢城烨每天忙到头破,也没时间细细照顾两个孩子,肖乃望每天早上做好一大锅米饭,炒三四个菜才出门,中午饭和晚饭就让萧选热饭菜给自己和宝宝吃。

    萧选和肖宝宝都很懂事,尤其是肖宝宝, 见自己爸爸和谢叔叔这几天特别忙,而且眉头上总是皱着,就觉得他不可以不乖惹爸爸更担心,每天也不喊着要听爸爸讲故事了,都是自己乖乖地看着小画书, 晚上爸爸不能早点回来,他也自己乖乖地洗漱睡觉,然后自己盖上小被子,再喊小选哥哥帮他掖掖被角。

    可是......缩在被子里看着天花板的时候,肖宝宝还是忍不住眼睛红红的,很想很想要爸爸能陪他玩。

    谢城烨派出去的人能力都极其优秀,在谢城烨的紧急命令下,更是效率爆炸,不过两天,就查出了一堆确凿的视频证据——

    有周玉柔穿戴着奢侈品单独在ktv洗手间对着镜子骂人的,言辞肮脏表情宛如一个泼妇,骂的还是原配林春姗和原配韩洁;有表面温温柔柔和几个女孩子说笑,转眼在背后翻了一个恶心轻蔑的白眼的,两面三刀;有用下流肮脏的言辞骂肖乃望的,原因就是看肖氏小饭馆火了不顺眼——这个被谢城烨吩咐人剪掉了肖乃望的名字,其实他本想完全剪掉,不愿用这段做证据,毕竟里面的话实在太过恶毒难听,但肖乃望却表示不介意,证据越多越好。

    ......

    这种视频一共有七八条,其中最恶心的莫过于周玉柔还在顾家倒了后大骂国家,大骂执法人员,大骂其他欢呼的老百姓,因为顾家倒了后她的生活水准一下子就降到低点,完全没想顾家不折手段害了那么多家庭和人命,是罪有应得。

    这些都是关于周玉柔的,还有不少关于周传景的,毕竟周传景这个熊孩子一向比他姑还不懂掩饰,又是性格恶劣的霸王一个,在学校可没少暴力同学,只有周毅国因为太会伪装,所以把柄最少,但这也没有关系,只要一两个证据就够,不然要写稿子的记者干嘛。

    以免夜长梦多出意外,在这些证据整理出来后,谢城烨立刻让人开始了行动。

    当天下午,一个叫韩洁的女人带着省城生活栏目的记者直冲安仁医院二号住院部,把周玉柔的病房闹了个天翻地覆,躺在床上柔柔弱弱委委屈屈的周玉柔大惊失色,差点原形毕露抄起暖水壶去砸韩洁的头,还是被周毅国连忙拦了下来。

    周毅国想惯用之前那一套义正言辞地洗白周玉柔指责韩洁,却直接被韩洁当场打了脸,甩出周玉柔在卫生间破口大骂原配孙春珊和她的视频。

    孙春珊也在当场,本来还在咬着牙给周玉柔削苹果,看到视频的瞬间差点把水果刀甩到周玉柔身上,视频里穿戴着高档裙子,踩着高档高跟鞋的年轻女人即便只露出半个身体,也可以看出那个女人就是周玉柔。那肮脏的嘴里正吐着一句句恶心至极的对她的辱骂!

    “什么死黄脸婆,真他妈的不要脸,那个孙春珊也不看看她自己,丑得跟个猪似的还空占着家产不让位,真是浪费社会资源,我呸!也不照照镜子长啥样,出来也不怕恶心着人,还抓老公抓得那么紧,切,可真没自信,可悲!那个韩洁也是,占着财产也没点自知之明,那么老丑的女人花钱能有个屁用!居然还敢藏孙国郎的银行卡!”

    视频里的周玉柔边骂边补了个口红:“妈的,黄脸婆真是一群恶心的垃圾废物,又丑又老又无用,才会用什么狗屁道德约束老公和别的漂亮女人,哎......嫉妒的嘴脸还真是丑陋,可惜了,越是这样的原配黄脸婆,越是丑......也不赶紧死了,看着真碍眼!社会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漂亮又思想前卫独立开放的女性撑起半边天,封建社会可早被推翻了,呵,搞什么狗屁原配......”

    周玉柔喋喋不休极毁三观的话不断从视频里冒出,全病房都震惊了,除了周玉柔周毅国外的所有人,不论男女都被如此不要脸的话给恶心得表情碎裂,最后还是周玉柔发了疯似的要来抢视频,生活栏目的记者才连忙回神,啪啪啪不断拍照,并暗暗想着要向这个韩洁女士要来视频。

    ......

    最后,这场闹剧终于在韩洁给周玉柔“啪”的一耳光中结束,紧接着韩洁就甩手离开了病房。

    生活栏目的记者立刻就要追上去,但被不知从哪儿来的人揽住了,那人塞给了他一盘带子,里面有不止一个视频,足够写非常丰富的稿子。

    所以后来韩洁回去抄起棍子把孙国朗揍了一顿然后又撂下要离婚的话,这些记者就不再知道了。

    生活栏目的记者拿着带子就兴奋不已地往自家电视台冲,可刚回去还没来得及看带子写稿,省城电视台最牛的笔杆子就赶来了,直接拿走弟子,连轴转三个小时赶出了稿,配合着其他优秀同事的剪辑编辑,刚刚好赶上了当晚的省城新闻。

    于是,当天晚上的电视台就播了这么一则新闻——

    “原配大闹小三病房,殊不知小三还有多张面孔——家风使然。”

    新闻里,不光是周玉柔大骂原配的视频被曝光了出来(原配姓名打码),对待其他女孩子两面三刀(女孩子相貌姓名都打码),用下流肮脏的言辞辱骂前嫂子(姓名性别开店信息都打码),因为顾家被查骂国家骂执法人员骂老百姓等等视频......全部都被曝光了,包括周传景在学校校园暴力其他小朋友(出于未成年保护,周传景也和小朋友一起打了码),周毅国虚伪阴毒地算计别人等事情......也都被一一报道。

    周家在省城一夜出名了,名声黑得恶臭。

    这时候,不管他们想怎么样颠倒黑白道德绑架,都不可能了,他们想害肖乃望被全国人吐唾沫,砸店,言语侮辱行为暴力,逼到活不下去的“美好愿景”......也彻底玩完了。

    不过他们现在没空遗憾他们的美好计划破灭了,因为现在要被吐唾沫,被指指点点鄙视嫌恶的,是他们。

    ——因为他们自己的,毫无颠倒毫无加工的,真真正正的恶心言行。

    周玉柔病房门口每天都会被扔臭鸡蛋烂菜叶,甚至还有人把尿壶里的尿往她门口泼,恶臭难闻肮脏至极,把周玉柔逼得几乎要发疯,每天在病房里砸碗砸筷子,咒骂所有人。

    周毅国第二天就被开除,脸色阴沉暴怒地像是要得狂躁症,但每天还不得不拖着条瘸腿低着头给他妹妹清扫病房,毕竟再撂下亲妹子他家的名声可就更臭了,他这么要脸面的人可不会干那种事——虽然脸面早就稀巴烂了。

    周传景因为校园暴力被开除,省城任何一家小学都不愿意接收。

    周家彻底活成了臭虫,之前交到医院的钱一花完,周毅国立刻带着还瘸着腿断着胳膊的周玉柔出了院,藏好寥寥无几的存款,一家子卷着铺盖夹着尾巴离开了省城。

    肖乃望没让谢城烨把他们的光荣视频散发到其他省市的电视台,以免赶尽杀会引得狗急跳墙,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谢城烨一直忙这种事情,他应该去忙他的公司,他的蓝图,而不是因为一家子臭虫而给其他省市电视台的领导送人情。

    毕竟,人情可是最难还的。

    ......

    周家背后的势力也没想到计划实行前一天会发生这种意外,气得又砸杯子又砸花瓶,明明他们已经安排了人去省城抹干净尾巴!

    不过砸完东西,那势力头头还是急急忙忙吩咐下去让下属再去扫尾巴,却不知已经晚了。

    谢城烨从来就不是只顾一头的人,在着手收拾周家的时候,他就没放掉周家背后那条狗。

    “京城顾家?”

    终于完全放松可以早点回家的肖乃望坐在客厅泡着脚,听到谢城烨说道这话时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

    不过再仔细想想,他好像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真的确定是京城顾家吗?”肖乃望往洗脚盆里加着水,然后又温柔地亲了亲紧紧偎在他怀里不愿意挪开的肖宝宝。

    肖宝宝觉得自己要开心到昏过去了,爸爸又可以多多陪他啦!

    “八成是。”谢城烨翻着手中的文件,眼底露出一丝凛厉,“不过,还有一点不太对劲。”

    “什么不对劲?!”

    “这虽然像是顾家的作风,大部分也是顾家的手笔,但是......”谢城烨合上文件,抬头看向肖乃望:“顾家行事不会这么莽撞,尤其是在知道了你是我男朋友后。”

    “......”肖乃望莫名有点不好意思。

    谢城烨放下文件,悄悄握住肖乃望一只手,肖宝宝一直小脸朝里趴在他爸爸怀里,都没发现自己爸爸又被大尾巴狼吃了豆腐。

    “而且,还有别的不对劲的迹象。”

    “嗯?什么意思?”

    “有其他人联手顾家的迹象,或者说,是有其他人或者其他势力给了顾家底气或者支持。”谢城烨眼底微厉,但很快又恢复了云淡风轻,淡笑着道:“小奶汪猜猜可能会是谁?”

    “这个......”

    肖乃望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说:“顾家现在虽然元气大伤,只能算是京城四大家的尾巴,但也不是一般家族,能给顾家底气的势力肯定也不差,至少不会和顾家差太多,谢家肯定能排除,白家是你外公家,嗯......也可以排除,萧家应该更不会,嫂子他们对我很好,而且小选也在这儿,所以应该在京城四大家下面的几个家族,林家孟家翟家孙家?”

    京城各方的家族势力谢城烨都和肖乃望说过,所以肖乃望也大体知道各方势力的实力。

    “不过......这都是我的初步猜测。”肖乃望又道:“林家翟家孙家也都有你朋友,所以,大概也可以排除?”

    “那不就只剩孟家了?”谢城烨笑了,“你分析的思路大体是没错的,不过不能这么排除。”

    “嗯?”肖乃望连忙问:“那应该怎么具体分析?”

    “我们谢家可以完全排除,萧家因为小选在这儿的确也不会怎么样,可以排除,但是除此之外,就不好说了。”

    谢城烨视线在文件上扫了一下,“其他人再小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略过,要说是整个家族来对付我们,那的确不太可能,但要是这些家族中的部分人用他的势力来合作顾家,或者用计画大旗,也不是不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能尽量写实一些奇葩极品或键盘侠的心理,只好在网上搜索浏览这部分言论,总结他们的逻辑套路,今天潜入了小三聚集的某地(是网络不是实地),真的是看到胃部翻涌。

    “黄脸婆不要脸占家产浪费资源,又老又丑怎么不去死”“黄脸婆原配们就是嫉妒她们这些新社会独立自主思想前卫的女性”“老女人赶紧死”等等......其实都算是其中比较温和的言论。嗯,其他的就不提了。

    好了,最后来为周家臭虫完蛋来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