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比较晚替换, 明天再看吧~晚安!啾!

    ——

    “楠雄啊!快醒醒啊!”

    “小楠怎么还没有醒啊, 小空!”

    “嘛,只是漏超能了而已,我用高压电源刺激一下就好了。”齐木空助的声音低沉得能滴出水来。

    我看是趁机报复吧。

    意识逐渐清醒的齐木楠雄在脑海中这么想到。

    超能力者睁开眼后缓缓坐起身, 环视了一圈, 目光所及范围之内却没有黑发男孩, 他皱着眉问道:“怎么回事?优呢?”

    猛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伸出手摸向自己脑袋。

    糟糕了!抑制器!

    昨天看完电影之后,他一直戴着优那家伙送的眼镜,心灵感应的能力被封印了,所以没有意识到那家伙伸过来的魔爪。

    “话说公爵大人你脑袋上的这个棒棒糖拔掉会怎么样?”黑发男孩作死地把玩着超能力抑制器, 语气疑惑。

    !!!

    也就是说,可能因为他超能力失控了, 这家伙被传送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可能。

    超能力者目光凝重,如果是在地球上还好,用千里眼还能找到, 如果是别的时空……那就麻烦大了!

    这时,他感觉自己的领子被人揪了起来,一张森然扭曲的脸出现在面前。

    “楠雄!你把优酱弄到哪里去了!我放到他胖次里面的定位器感应不到他的位置了!”齐木空助看起来有点不好。

    齐木楠雄&齐木爸爸妈妈:……

    我真是看错你了, 果然还是先把这个变态抓起来吧。

    “怎么办啊爸爸!我好担心小优啊!”

    齐木久留美梨花带雨地靠在齐木爸爸身上,悄然抹泪。

    “那小子四年级的时候不是也被漏超能的楠雄瞬移到了地球另一边的原始部落里面了吗?”

    齐木国春有些迟疑。

    “嘛……上次小楠找到小优的时候就过了一天, 小优都已经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国家了!”齐木久留美心情终于恢复了。

    【这次的情况不同,优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齐木楠雄有些着急地动了动手指。

    “轰”的一声,齐木家的地板好像被哥斯拉踩了一脚似的凭空多了一个大洞出来。

    现在你先在帮我做一个抑制器, 我才能找他

    齐木楠雄语气严肃,必须要尽快,不然光宙一个细皮嫩肉的柔弱系(?)如果真的去到了有特殊能力的世界,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

    一阵晕眩后,只是皮了一下的光宙优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景象,纯黑瞳孔惊讶地收缩,这里是哪里?

    陌生的街道,从未见过的文字,古怪的服饰,就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果然是阴谋吗?

    看来我们奥古斯都国的公爵就是鸡胸肉国派来的间谍吧,他处心积虑地计划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夺得本王子的信任。

    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设计的圈套,就是为了侵占我的国家,不行!我要赶紧把这一切告诉王妃!

    王子大人从口袋里面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齐木空助的电话。

    嘟……嘟……您不在服务区……

    黑发少年精致秀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凝重。

    他昨天才在两人的手机上分别安装了特制的信号发射装置,即使他的王妃齐木空助在世界另一头的热带雨林里砍柴也能绝对能够接到电话。

    谁会没事在热带雨林里面砍柴啊!

    这说明了什么!这已经是另一个世界了!

    思考着时空奥秘的光宙优一脸深沉地拐进里旁边的那家牛排店里面。

    嘛……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请来一份符合我的身份贵族套餐,谢谢!”

    “没有贵族套餐。”

    光宙优有些嫌弃地抬眼看了看大厨,回答道。

    “好吧……那就一份意大利焗鱼吧。”

    兼职大厨的美食猎人目光有些呆滞,他抬起头看了看店里面的菜单,低下头又打量了一下一身笔挺礼服气质高贵的男孩,听到他接连报出七八个没有听说过的食物,忍不住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的听力被耳屎封印了。

    意大利?

    “没有,只有烤鱼。”

    “啊?这样啊?”光宙拖长了调子,他看了一个鬼画符一样的菜单,“那就新奥尔良鸡腿吧。”

    大厨有些恼怒地挥起铲子,这家伙在耍我吗?

    “没!有!只有烤鸡腿!”

    “这都没有?”男孩的声音极其勉强,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西班牙海鲜饭呢?”

    大厨表情扭曲。

    光宙更加失望了,他朝旁边张望了一下,语气低落。

    “要不……牛排定食?”

    “怎么做?”大厨凶恶的表情中闪过一丝丝惊讶,这个属于纯粹路过的一个贵族小孩吧,应该不是来参加猎人考试的。

    “文火慢烧……”

    好像刚才点过牛排的人是这么说的,这应该是这里的招牌吧。

    “哼!”这算是误打误撞对上的暗号吧,只能算他运气不好了。

    觉得自己被戏耍了的大厨笑得无比阴险,这家伙细皮嫩肉的样子,肯定第一轮都通过不了吧,说不定还会因此丧命呢。

    “跟我来吧,小鬼。”

    大厨走到了一扇红色金边的门口推开门,笑得一脸诡异地转过头对光宙优示意。

    “在里面等一会就好了,小鬼。”

    光宙优对他的笑容有些消化不良,“庶民,你做的牛排不会有毒吧?谋害本殿下可是非常重的罪行啊,你要想清楚。”

    大厨笑容一僵,这家伙还是那个国家的王储吗?也难怪对食物那么挑剔了!但他转念一想,身份再高恐怕也不敢得罪猎人协会吧?何况就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肯定很快就领便当了吧。呵,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

    目送那个奇怪的大叔表情得意地离开,光宙优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不会真的去下毒了吧?

    他环视了一下这间房间。

    淡黄色的墙纸铺满墙壁的上半部分,天花板上洒下一束束暖橙色的灯光照亮了整间屋子,地板铺设着砖红色的木质地面,与地面同色的桌椅外形高贵典雅,布局简单大气,处于房间的正中央,但是桌子上面去连碗筷刀叉都没有,整间房间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硝烟的味道?

    光宙优拧着秀气的眉毛,他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改变。

    这间房间......在下降?门口上方的牌子怎么像电梯的显示屏一样数字在不断下降?

    太奇怪了!

    难道这是鸡胸肉国的总部基地吗?开设在牛排店地下?好傻啊!

    王储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想法,他将从超能力者脑袋上摘下来的粉红色小球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面,重新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衣着发型,仔细地将用蛟绡纱制成雪白手套上的每一丝褶皱都拉平理顺,仔细分析了灯光照下来的角度与亮度后,安静地垂首等待电梯大门的开启。

    “叮”地一声。

    电梯大门轰然打开。

    在地下100层的所有考生或邪恶或冷漠或阴险或好奇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打了过来,赤果裸又明晃晃。

    哦?又来一个对手么!

    一阵飘渺的云雾后面,电梯大门缓缓打开。

    寂静,地下考场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时间在这一刻好像静止了一般。

    惨绿幽然的暗淡光线,犹如众人满含恶意的视线,但是从电梯上方洒落时,却如同舞台上方的聚光灯般变得明亮,将这片淡淡白雾烘托得如仙气满满。

    “哒、哒、哒......”

    高筒靴与地面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来人的面庞也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下。

    这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肤色如玉,明眸皓齿,恐怕连七大美色之一水琉璃都不如他的皮肤剔透。

    他的神色波澜不兴,弧度可爱的猫眼慵懒地垂下,就好像高贵冷艳的波斯猫一般柔弱又高傲,而他身着着细腻繁复的皇室礼服,轮状细褶皱领将他纤细白皙的脖颈勾勒得更加弧度惑人,天鹅绒的笔挺衬衣紧紧箍着线条优美的腰身,花边袖口却知道他手臂的四分之三处,玫瑰花饰的系带点缀着他瓷白的手腕,脚底蹬着长筒牛皮靴子。

    就像是刚刚从皇室宴会走出来的小王子一样精贵又可爱,与恐怖阴森的猎人考试会场格格不入。

    再看看会场其他的考生,与他一比顿时相形见绌。

    奇装异服的有,运动汗衫的有,紧身马甲的有,最出格的也就是西装了。

    还真的没有什么人穿着不方便活动的礼服来参加残酷又危险的猎人考试的。

    周围考生仅仅被他精致的外表迷惑了几秒,缓过来之后纷纷发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声。

    豆面人将一张写着366的号码牌递给了光宙优,语气温和,“请收下!为了避免遗失请将号码牌贴在胸前哦。”

    这种家伙,真的是来考试的吗?来自东瀛国的忍者半藏靠在墙壁上好奇地打量着光宙,是哪国的小王子走错地方了吧?

    这时他看到一个矮胖的身影向一个人默默站在一旁的小王子。

    啊——又是刚才那个家伙吗?真是无聊!半藏冷冷地凝视着两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