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儒道至圣 > 第937 未来状元见状元
    当计知白一身进士白袍走下马车的时候,转运司司正耿戈抢先方运一步,快步向前迎向计知白,而北芒将军丁豪盛亦加快脚步。

    方运缓步向前,他身后的许多官吏则陷入困境。

    方运在前,他们不可越,但也因此不会给计知白留下好印象,毕竟之前许多人都曾依附计知白。只不过,现在左相党已经彻底放弃宁安县,申主簿被判刑后,计知白再也不传书与宁安县官吏。

    这些官吏,恨着计知白等左相党人抛弃他们,却又盼望着他们回心转意。

    在他们眼里,能和光同尘、同流合污的左相党才是正确的选择,方运简直是官吏克星,自从方运得大势,所有人都跟孙子似的拼命帮助方运,生怕有点问题被方运判罚。

    方运的判决极为奇怪,有的判决很轻,有的判决很重,而且从来没对任何人用过刑讯,只有在定罪之后,根据律法行刑。

    只有少数年轻的官吏却故意落在队伍的后面,远离计知白。

    他们已经用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去年,这些年轻官吏无比敬佩计知白,只觉计知白乃人中之龙,可当方运驾临宁安后,他们本能地把计知白与方运比,每比一次,对计知白的认同就少一分。

    到了现在,许多人甚至厌恶计知白当年的所作所为。

    或许在仕途上,他们无法抵抗官僚力量的侵蚀,以后都会变得和计知白一样,但这不能剥夺他们对方运的尊敬。

    这个世界,总需要不一样的人。

    方运缓步前行,微笑望着被转运司和北芒军官吏挡住的计知白。

    计知白眉清目秀,格外俊俏,双目极亮,举手投足间隐隐自有一番气象。

    两人四目相对,仇深似海。却微笑点头。

    方运眉目间有细微的变化,但很快恢复,因为他想起了在进士猎场经历。

    与耿戈与丁豪盛寒暄之后。计知白当仁不让分开人群,带领转运司和北芒军的人迎向方运。

    两人相向而行,最后站定,相视。

    方运岿然而立。如山岗挺秀,计知白不得不先弯腰作揖道:“学生计知白,见过方虚圣。”

    方运却不作揖,只是微微拱手,道:“下官方运,见过计主事。”

    方运是正七品的代县令。而计知白是正六品的吏部主事。在文官序列中,方运要比方运低两级,但是方运有内阁参议加衔,所以哪怕自称下官,也可以随便一拱手。

    “方大人客气。”计知白还礼,但弯腰的幅度比方运还大。

    计知白的随从恨得牙痒痒,可一点办法没有。

    方运微笑道:“计主事乃是去年的状元,本县以为你会踏平步青云而来,不曾想竟然做牛车前来。看来计主事在吏部很清闲。”

    “哪里清闲,在下之所以不用平步青云,就是忙里偷闲,在路上读读书,看看沿路风光。”计知白笑道。

    方运道:“当日我在进士猎场曾诵了一诗,为你也是为我,不知计兄可曾记得?我倒是有些记不清了。”

    方运身后的官吏们非常疑惑,方运不可能记不得自己的诗。

    计知白也是目光一凝,道:“自然记得。寒风春阳争为柳,文臣武将觅封侯。千古英雄多少恨。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计知白吟诵完这诗后,目光一滞,双眼似乎有奇异的光影闪过,但在刹那间,他腰间的玉佩外放无形的力量,进入他的身体。

    很快,计知白的目光清明,眼中露出一丝疑色。

    方运好似一无所知,道:“难为计主事记得如此明白,既然计主事舟车劳顿,那在为你接风洗尘后,便早些入睡,其他事务等明日再谈。”

    “多谢方县令。”

    方运为计知白举办了一次小型宴会,然后便回到县衙。

    到了书房,方运起身拱手道:“学生方运有一事不明,欲请教当值大儒。”

    书房之中轻风卷动,一位身穿紫袍的老者突然出现,此人童颜鹤,乍一看没什么,但仔细一看,只觉他的呼吸声如江水奔涌滔滔,震耳欲聋,双目之中竟仿佛蕴含虚空,一片混混沌沌,似是天地将开未开。

    他周身有淡如残月的光芒若隐若现,在夜间格外独特。

    此人便是大儒周晴天,拥有一柄四极古剑,分外可怕。

    方运看到那光辉心中羡慕,大儒才气如月,万邪辟易,不仅才气外形改变,才气的力量也变得强大,所以能吹气灭妖,弹指屠蛮。

    方运知道周晴天在修炼,而且压制了自身的力量,否则必然会形成奇特的异象,全县皆知,于是长话短说。

    “周先生,学生觉计知白出了猎场后,性情大变,有人提醒,他或许被杂家力量影响,可有此事?”

    “不可说。”周晴天双目空空洞洞,语气飘飘渺渺。

    方运一愣,拱手道:“谢过周先生。”

    周晴天微微点头,书房轻风四起,身体化为无数光点,缓缓消散。

    方运坐回书案前,心中不断思索。

    “大儒不可说,必然因为半圣,恐怕是柳山借助宗圣的力量改变了计知白。目前我还请不到人对抗宗圣,而现在能调动的圣庙力量有限,更不能贸然对抗宗圣的力量。杂家,果然厉害!”

    方运眼中闪过警惕之色,随后便开始处理公务。

    现在方运已经接过宁安全县的大权,所要做的事情极多,昨日刚与幕僚和宁安众官讨论完严打的细节,今日又为普及卫生知识讨论了许久,过几日会6续展开活动。

    现在,还要对付计知白。

    方运翻看了一些文书后,手握官印,无形的力量通过官印直达收房中,让收房的人去寻找他需要的文书。

    虽然方运已经说过夜里不需要所有官吏候着,只需要部分守夜的官吏即可,但一部分官吏和幕僚还是习惯随时恭候,不到深夜不敢睡。

    方运和往常一样忙到深夜,现一起计知白审核过的案子有问题,便让收房的吏员送来相关的卷宗。

    一刻钟后,敲门声响起,随后方应物抱着一大摞文书进入书房。

    方运扭头一看,现方应物的神色有些灰败,半开玩笑道:“堂兄,莫非是后院的葡萄架塌了?”

    所谓葡萄架塌了乃是官场的趣话,说是一日县令召集本县官吏开会,结果一位典史捂着脸前来,脸上满是抓痕。在场的官吏都知道此人惧内,必然是他妻子抓挠,于是县令故意笑问他被什么伤到,典史支支吾吾说家里的葡萄架塌了。

    第二天,众人现县令脸上也有伤痕,典史问何故,县令支支吾吾道:“后衙的葡萄架也塌了”。

    方应物苦笑道:“并非家事,而是死于天树,浪费了一片天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