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儒道至圣 > 第2444章 羊吃人
    方运缓缓道:“我用最通俗的语言说,让普通人去做什么,能让他们创造更多的价值与财富,或者说力量?”

    在场的大儒们隐约明白方运的意图,双眼发亮。

    方运微笑道:“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但我不说。我们讨论第二个问题,新技术。这个新技术,其实包括两个方向,所有的战诗词、兵法、新的绘画方式等等,都是新技术,但创造这种新技术的过程往往需要灵感,任何人都难以掌控,所以,我们暂且忽视这种新技术,我们只提目前对战争作用最大的新技术,嗯,想必大家都明白,是工家技术。”

    许多大儒轻轻点头,工家技术已经与战诗词和兵法一样,成为人族左右战斗的强大力量之一。

    “如果我们仔细回忆便会发现,工家技术每一次飞跃,都是由惊才绝艳的天才突破,但实际上,在每一次突破之前,相关的技术都在以几乎微不可查的速度慢慢积累,若是没有漫长的技术积累,再天才的人物也完不成技术的突破与飞跃。说到这里,我的目标已经呼之欲出,我们无法掌控天才的突破,但我们可以加快技术的积累!”

    许多大儒呼吸变粗。

    方运微笑着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我们再往历史的源头看,去追溯我们的先祖。一开始,我们的先祖只懂得采集食物和狩猎,但由于工具落后,而且不是每一个采集点和狩猎点的资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我们的先祖的实际收获非常有限。食物有限,就无法让族群扩大,甚至万界各族群的初期都有过这样的阶段,利用各种方法控制人口数量,比如杀死弱小的孩子或老人。”

    “后来,人族学会了种植粮食,学会了畜牧,能养活更多的人,所有人不必都去获取食物。于是,人们有新的需求,衍生出种植和放牧之外的行为,比如需要保存食物,就有了制陶;比如需要保护族群,更好地收获食物,就有了冶炼金属;比如记录,比如管理,比如祭祀,等等等等。”

    “从我们先祖的行为可以发现,实际上,技术提升了人口,而多余的人口又反过来促进技术的进步,新的技术再次提升人口数量与人口质量,如此循环,相辅相成,时间久了,人族便发展成我们现在的样子。”

    “我们用什么去加快技术的积累?抛掉原始的手段,放弃自然的过程,我们要人为推动这个过程,我们主动加大对技术的投入,我们要调动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来促使新技术快速积累,从而加快技术飞跃与突破!实际上,只要圣院和十国进行调配,我们并不缺物力,我们缺的是人。”

    “回到之前的问题,我们把更多的人力用在种植粮食上好,还是送入工坊增加人族的技术积累更好?农夫和工人,谁更能加快技术积累?”

    没有大儒回答,因为答案显而易见。

    直到此时,农殿、工殿与刑殿的阁老才彻底明白方运的真正意图。

    方运望着正在不断思考推演的大儒们,十分平静。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过去是最好的先生。

    那个著名的羊吃人圈地运动,就是最好的例子,一部分人为了获得丰厚的收益,用卑劣的手段夺取农民的土地和物产,逼农民进入城市。

    这个例子不光彩,也充满了血腥、贪婪与罪恶,但却能让人学到很多。

    羊吃人的本质,就是高级阶层牺牲低级阶层,掠夺低级阶层。

    实际上,自人族诞生起,就不断在重复羊吃人,那些掌握先进或强大力量的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牺牲掌握落后与弱小力量的人。

    每一次革新,只要产生所谓的阵痛,那定然是痛的人被刻意牺牲,本质上与羊吃人运动没有任何区别。

    或者说,人类的历史,就是底层不断牺牲的历史。

    是底层人类的血泪,夯实了人族的地基,从而让人族的天才们在坚实的地基上建起代表人类的一座座丰碑。

    刑殿阁老高默缓缓问:“我们如何获得多余的粮食?”

    方运看了一眼农殿的大儒,道:“农殿在血芒界已经获得丰硕的成果,成功大规模培育出高产的粮食和蔬菜,诸如马铃薯、玉米、红薯、白菜、南瓜等等,再加上我从葬圣谷获得的神物,进行杂交培育,用不了几年,人族的粮食和蔬菜产量会是现在的三倍甚至更多。”

    许实补充道:“许多食物的发现大都是方虚圣的功劳,若无方虚圣,我们花十几年也未必能发现这些高产的作物。”

    高默点点头,道:“看来,方虚圣是想以血芒界养育人族,以葬圣谷、蛟圣宫和十寒古地的矿产供给矿产,从而让更多的人离开田地,前去工坊做工,完成原始的技术积累?”

    “正是如此。”方运道。

    “但是,那些人不愿意怎么办?若是强行逼迫,会不会引发动荡?”高默盯着方运的双眼。

    所有大儒都陷入沉默,其实在方运说完他的目的后,每个人都想到了这个最大的难题。

    方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过了许久,才长长一叹。

    “在十寒古地的时候,我曾经问其他人一个人问题。一个妖圣抓了一百零一个人,让其中一人昏睡,然后让其余一百人清醒,并说,如果杀了那个在昏睡的人,一百人就能得救。我们如果就在那一百人之中,杀还是不杀那个昏睡的人?”

    “这便是您那个著名的雪崩难题吧?”

    方运点点头,道:“我现在的答案,与当年一样。我无法保证我做的事是善良和正确的,也无法保证遵循仁义道德礼法。我牺牲了他们,但我可以保证,我比每个人的牺牲都多,我比每个人的付出都多,我个人不会在这件事上获取任何私利,我不会踏着他们的脊梁吹嘘我的功绩,我不会让他们饿死,不会让他们为了生计去出卖自己的身体……”

    方运突然停顿数息,继续道:“牺牲他们的原因,是我们人族高层的无能与无耻,我最后的底线便是,我可以牺牲他们,但我不会先把他们宣传成懒惰、贪婪与愚昧的团体,然后以正义的名义把他们逼出农田,逼出村镇,逼到城市的工坊。就如同,若是哪一天我需要他们再次牺牲,需要他们从工坊里离开,我也不会让他们背上本应该由我们这些无能无耻高层背负的骂名。”

    “老朽……惭愧。”高默长长叹息一声。

    所有大儒望着方运,目光里充满了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