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施媚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

    他们皇甫家虽说是富人家,一直过着优渥的生活,但是却从未这般目中无人过。

    瞧瞧皇甫珊刚这颐指气使的样子,真的不像低调的皇甫家。

    拿皇甫钊来说吧,虽说他是皇甫家的大少爷,却从来没有在外面这么猖狂过。

    而且皇甫珊,你的手是残疾了么?

    吃完饭,你顺带着把那些东西拿下来不行么。

    干什么一副别人都欠你钱的模样。

    可笑。

    佘施媚无奈极了,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因为她觉得女儿的精神病没有好利索,生怕触碰到她哪根弦,她又开始做傻事了。

    其实佘施媚不知道的是皇甫珊压根儿没有病。

    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佘施媚淡淡道:“在国外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不如咱们就走吧。”

    皇甫珊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妈,你和爸为什么不带我去看看外公呢?我是外公亲外孙女啊,相信外公见到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为什么带着韩显樱这个贱人去。

    佘施媚和皇甫雄微微一愣。

    他们谁都没想过要带皇甫珊去,但是却想着带韩显樱去,在他们眼里,好像韩显樱才是亲人啊。

    对上皇甫珊那双渴望至极的眸子,佘施媚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了。

    叮铃铃,电话铃响起来了。

    靠近电话的皇甫雄接起电话:“喂,你说什么?太好了,好,我们马上过去。”

    “怎么了?”佘施媚纳闷道,很久没看到丈夫这么高兴了。

    “走,咱们去看看爸,医院那边说爸竟然醒过来了。”皇甫雄激动的语无伦次。

    “真的么?太好了。”佘施媚激动的捂住了嘴巴。

    皇甫珊更是激动的站起来:“外公竟然醒了,一定是因为我要去看他,所以才醒过来的。”

    韩显樱:……

    额。

    这姑娘的脸咋就这么大。

    就这么把功劳大包大揽在自己头上了。

    一行人去了医院,佘施媚的步子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病房里。

    病床上,老爷子的确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脸色还很苍白,这是正常现象,疗养一段时间基本就会好转了。

    佘施媚激动的流下眼泪,冲过去站在老爷子跟前唇瓣儿颤抖:“爸,你真的醒了么?”

    “醒了,醒了。”老爷子的声音很虚弱,他噙着笑看着女儿:“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儿么。”

    是啊,哭什么。

    这是好事儿啊。

    佘施媚擦干了眼泪:“恩,醒过来醒过来就好。”

    老爷子慈眉善目,看着就很和蔼,给人很亲切的感觉,他看到了大高个子皇甫钊:“这就是我的外孙子吧。”

    佘施媚把皇甫钊拉过来:“爸,这就是你的外孙子。”

    “真好啊,都长这么大了。”老爷子幽幽的叹气。

    “爸。”佘施媚已经猜到了老爷子心里的想法了,道:“我找到妈的尸骨了,已经给妈安葬到了一个很美丽的地方,您放心吧。”

    说到这个,老爷子激动的要坐起来,伸出手去抓空气。

    佘施媚赶忙把手递过去:“真的么?你说的是真的么?是怎么找到的?是谁找到的?”

    这件事是老爷子昏睡多年的起源,难怪老爷子这么激动了。